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蔚蓝天空】

【蔚蓝天空】



第一章天之娇女   天上一点云彩都没有,整个天空就像一匹蔚蓝色的缎子。她是那样细滑,那
样娇嫩,那样耀眼,那样的迷人。绿荫荫的草坪上躺着一个女孩,清晨的阳光洒
在她身上晒得整个人懒洋洋的。她将那双宝石一般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望着那
蔚蓝色的天空。   忽然一张看起来硬邦邦的脸挡住了这一切美好的景色,「小姐,该回去了。
您今天还没练习弹钢琴呢!」说话的是那女孩的保镖,叫做韩耀。退伍之前是名
特警,参加过无数次高级领导和各国元首的警卫工作,是一名优秀的中南海保镖
。退伍之后被女孩的父亲花高价请来保护这个掌上明珠。   女孩的祖上应该是满洲人,她全名叫尉迟兰屏。上学以后她不想别人老打听
她的名字,于是自己改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蔚蓝。   她确实就像这蔚蓝的天空一样美丽。真不明白上帝为什么惟独这样宠爱她,
不但赋予了她绝代芳华和超人的智慧,还给了她一个温馨富裕的家庭。一切都是
这样完美,让人不得不羡慕,让人不得不嫉妒。   可是不是真的一切都如此完美,也许只有蔚蓝她自己知道。   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受尽大人们的宠爱,男孩们的怜惜还有女孩们的妒忌。可
是大家都不能真正的了解她,也许只有他……   他叫林风,是蔚蓝初中时的同学。别的男孩见到蔚蓝都大献殷情,可是只有
他对蔚蓝却很粗暴。   林风应该算是一个问题男孩,在学校里没人敢招惹他。有一次身为班长的蔚
蓝抓住林风考试作弊,她像老师汇报了。林风受到学校严厉处分。   于是一天下午放学,蔚蓝处理学生会事物很晚才离开学校。林风就乘机强行
将蔚蓝拖进学校的化学实验室,将门反锁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蔚蓝双手扭
在身后五花大绑起来。   「你要干什么?救……呜!」蔚蓝还没来得及求救,嘴巴已经被林风用毛巾
给塞住。整个口腔被填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呜」声。   当时蔚蓝吓坏了,惊恐的看着这个恶魔一样的男孩。那眼神就像落入猎人陷
阱一只受惊的小鹿。   「你居然敢向老师告我作弊,今天让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林风粗暴的从
地上将蔚蓝拖起来,然后按在一张椅子上,用绳子绕过蔚蓝刚开始发育的胸部将
她固定在椅子上。然后将她的脚高高抬起来放在课桌上,然后分开用绳子固定起
来。   蔚蓝感到韧带被拉得疼痛难忍,仿佛要被拉断一般。可是这只是个开始。   林风燃起一只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如果是平常被蔚蓝看到了,她一定会
教训道:「学生是不可以吸烟的,我要告诉老师。」可是现在她只能发出含糊不
清的「呜呜」声。   林风脱下蔚蓝脚上那双精巧别致的运动鞋,接着袜子也被脱了下来。林风用
鼻子闻了闻蔚蓝的袜子,道:「难怪大家都这么喜欢你,连袜子上的味道都这么
好闻。」   以前从没有跟异性多接触过的蔚蓝,只觉得心中升起一种羞愧感。更要命的
是林风开始用手玩弄她的那双完美无暇的美脚,瘙痒的感觉让蔚蓝努力的想要挣
开绳索的束缚,可是却感觉绳子深深的陷入自己的肌肤。这样一个娇嫩的女孩哪
里受得了如此折磨,手腕和脚踝已经被绳子磨破了皮。   林风看着蔚蓝难受的表情又带着几分娇羞的样子,心里得意极了。他点燃了
做实验用的酒精灯,放在离蔚蓝脚板不是很远的地方。火辣辣的热焰烤在蔚蓝细
嫩的脚上,那要命的感觉使蔚蓝经不住流下眼泪。   「臭三八,现在就受不了了。」林风的样子开心极了,他用手托起蔚蓝光滑
的下巴,对着那娇媚的脸吐了一口烟,呛得蔚蓝直咳嗽。   「我要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林风动手解开了蔚蓝的衣服,扯下蔚蓝身
上小号的胸罩。他看着蔚蓝刚发育的胸部嘲笑道:「哈哈,这么点小还带这个。
」说完将胸罩丢在地上,他开始解开蔚蓝的牛仔裤扣。   天啊!他越来越过火了。蔚蓝更加拼命的挣扎起来,可是却丝毫摆脱不了这
个恶魔的侵袭。牛仔裤被他退到膝盖上,卡通小内裤也被退了下来。女孩最隐私
的部位暴露出来。   蔚蓝羞愧的闭上双眼。她觉得整个世界一片黑暗,脑子里一片空白。忽然身
上传来一阵刺痛,滚烫的蜡油滴落在蔚蓝如玉的肌肤上。   林风放肆的大笑起来。他看着蔚蓝每被蜡油滴一下,就抽促一次的样子,同
时还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这些让林风的身体有了变化,他感到身体有些发热,下
面的小阳具变得硬邦邦的。他掏出自己的阳具,当着蔚蓝的面开始打手枪。   说来奇怪,此时蔚蓝也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变化。喉咙有些发干,一种从来
没有过的欲望使她浑身发热。少女的隐私部位慢慢变湿,这是蔚蓝第一次性经历
吧!   林风终于达到高潮,他将浓稠的精液射在蔚蓝的粉脸上。这样肮脏恶心的东
西让蔚蓝委屈的大哭起来。   林风解开蔚蓝身上的绳子,恶狠狠的对她道:「这事你如果敢跟任何人说起
,我让你好受。」说罢洋场而去。留下蔚蓝一个弱小的女子,抱着膝盖蹲在地上
放声大哭。   从此以后蔚蓝一见到林风就吓得要命,那天的事她不好意思跟任何人提起,
只有独自隐藏在自己的心里。   蔚蓝的软弱助长了林风嚣张的气焰。他开始经常欺凌蔚蓝,还经常邀集他的
那帮难兄难弟一起用各种方法虐待蔚蓝。蔚蓝那高不可攀的女神形象荡然无存。   一天上体育课,大家都在体育场上参加活动。林风又和几个问题少年将蔚蓝
强行拖到体育器材保管室,他们将蔚蓝细嫩的双手吊在房上,然后将乒乓球塞进
蔚蓝口中,用蔚蓝裙子上的腰带将她的口绑住。接着他们将堆在地上的篮球一个
个砸向蔚蓝,看着蔚蓝扭动着身体躲闪的样子,他们大笑着,嬉闹着。忽然体育
器材保管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体育老师撞见了这一切。这几个问题少年被扭送
到工读学校,自此蔚蓝的噩梦才算结束。 第二章永远的噩梦   可是噩梦真的结束了吗?蔚蓝自己才明白。蔚蓝发现自己开始喜欢那种被人
绑缚,被人凌辱的感觉。   林风被送到工读学校,没有人再敢欺负蔚蓝。可是蔚蓝的父亲还是怕她受到
别的伤害,将她转到一所贵族学校。这里都是些富家子弟,但就在这里蔚蓝的家
境仍然没几个人能比得上。父亲专门为她在学校里布置下一所单身公寓,还给她
配置了一切居家用具。   由于以前的那次经历,蔚蓝变得很不愿意与人接触。同学们都认为她很高傲
,也都不敢主动跟她接触。可是也没人会对蔚蓝的「高傲」产生反感,这样一个
美丽富有的女孩,高傲反而能使她显得更加美丽高贵。   蔚蓝经常深夜独自在公寓里关着灯坐在窗户边看着安静的湖水,她不愿意睡
觉,也不敢睡觉。她害怕再做那可怕的噩梦。   蔚蓝已经不止一次的梦到自己被林风和那些坏男孩,捆绑着用各种方式折磨
她。每次惊醒蔚蓝都会一身大汗。不过奇怪的事有时她却觉得自己喜欢被折磨,
虽然每次从噩梦中惊醒,可是当她回想着梦中的情景,又会感到一种莫明的兴奋
,私处总是变得湿湿的。   蔚蓝为此感到十分痛苦,她想摆脱这一切。她无数次在心中告诉自己,自己
不是变态。   就这样蔚蓝在内心深深的痛苦中开始了高中的学习生活。老师发现蔚蓝不愿
意与人交际,于是特意安排蔚蓝成为学校学生广播站的播音员。   这天蔚蓝回到自己的公寓忽然想到有一份重要的资料,还放在广播站的一个
负责宣传的同学李娜那里。于是她来到女生宿舍,正好李娜独自在寝室。她向李
娜说明来意,李娜当时正专心奕奕繁荣在她的电脑上玩着游戏,就让蔚蓝自己从
她的柜子里找。   蔚蓝打开柜子开始翻找,忽然李娜大叫道:「别翻,我来给你找。」原来李
娜想起自己柜子里有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秘密,可是已经晚了。蔚蓝手中正式她那
不可告人的秘密。   蔚蓝低头一看,天啊!上边是一些女人被捆绑受虐时的图片,她以前虽然被
林风捆绑虐待,可并没有看到过自己受虐时的样子,现在她却看到那些成熟的美
女被捆绑的照片。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涌上心头。蔚蓝感到浑身发热,喉咙发
干,私处也有些湿润了。   李娜发现蔚蓝的表情十分异样,她忽然明白了,原来在她们心目中高贵的「
女神」——蔚蓝。她也喜欢这个。「蔚蓝,原来你也……」李娜开心的笑道。   蔚蓝连忙将手中的捆绑图片放下,娇羞的低下头。   「你以前玩过SM游戏吗?」李娜将蔚蓝拉在床边坐下唧唧喳喳问个不停。   蔚蓝难为情极了,她真想马上逃出李娜的寝室。可是她又有种不愿意离开的
感觉,她仿佛觉得李娜是自己的知己。   李娜开始讲述自己捆绑自己的经历和感受,表情显得十分沉醉。   在她一再追问下蔚蓝讲起以前被林风绑虐的经历,李娜听罢露出一脸羡慕的
表情。   「我这里有绳子,我们一起玩玩吧?」李娜用乞求的口气道:「放心吧,跟
我同寝室的人家里。   「不……」蔚蓝起身想要拒绝。   「我的好姐姐,求你了,我以前都是一个人,今天终于找到你了。」   在李娜的一再恳求下,蔚蓝重新坐下。李娜大喜,她连忙跑到寝室门口将大
门反锁,然后找出以前用来自绑的绳子。   「好姐姐放心吧,我会很小心的,不会把你弄疼。」李娜轻轻的将蔚蓝的双
手拉到身后背过来,绳子开始在蔚蓝细嫩的手腕上缠绕。   蔚蓝心里忽然紧张起来,同时感到有些兴奋。   绳子绕过蔚蓝高耸的胸部在少女那完美的胴体上勒出优美的线条。   「蔚蓝你真是太迷人了,难怪大家都这么喜欢你。」李娜的手指接触到蔚蓝
细嫩的肌肤,看着蔚蓝那完美的曲线,真是羡慕不已。李娜将蔚蓝的双脚轻轻的
抬起放在床上,又绳子将蔚蓝的双脚并拢紧紧绑住。   蔚蓝眼前仿佛有出现曾经被林风捆绑虐待时的情景,她连忙扭动着身体想要
挣脱束缚,可是此时已经晚了。此时蔚蓝已经被绑得无法动弹。   「李娜,我不玩了。」蔚蓝惊慌的说道:「快解开我。」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李娜已经拿起自己刚脱下的袜子塞进蔚蓝的口里。袜子
上带着轻微的臭味,蔚蓝努力的摇着头想要将口里的袜子吐出来。可是这时李娜
又找来一条红色的丝巾勒在她的嘴上。   蔚蓝「呜咽」的叫嚷起来,身体努力的摆动着,想要挣脱一切的束缚。   「蔚蓝你扭得真好看。」李娜吃吃的看着蔚蓝美丽的身体。   蔚蓝顿时娇羞难当,她停止挣扎。看着蔚蓝安静下来,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猫
。李娜忍不住伸手在蔚蓝身上扶摸起来。   「哇,你的皮肤好细好滑哦!」李娜摸着蔚蓝的被绳子紧紧缠绕着的手腕,
慢慢的滑像蔚蓝的手臂和脖子。   蔚蓝被她弄得痒麻难忍,扭动着身体想要避开。可仍然摆脱不了李娜的手,
这是李娜的手触碰到了蔚蓝那尖挺的酥胸。   「好有弹性呀!形状也很漂亮。哎你真是太完美了,真让我羡慕。」李娜着
迷的道:「我把你的衣服解开看看你的胸部好吗?」   蔚蓝听罢连忙发出焦急的「呜呜」声,她可不想此事再继续升级。   「我想你不会拒绝的。」李娜忽然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如果有这样完美的
身材就好了。」   其实李娜也算是绝色美女,只不过在蔚蓝的比对下也完全对自己丧失信心。   李娜解开蔚蓝的衣服,松开她那粉红色的蕾丝胸罩。那一对娇嫩欲滴的肉弹
马上滚了出来。   「哇!真的好漂亮。」李娜赞叹着用手在蔚蓝的胸上扶摸揉捏起来。   女人当然了解女人的身体,李娜不断的刺激着蔚蓝身体的各个敏感部位。蔚
蓝感到浑身又酥又麻,私处已经湿透了。蔚蓝真想伸手扶摸自己阴部,可是双手
被牢牢绑在身后,那种难受劲憋得她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李娜有过自缚的经验,她当然知道蔚蓝现在最需要什么。她掀起蔚蓝的裙子
,手指越过内裤最后的防线触摸到蔚蓝的阴户。   「哇,已经湿透了。」李娜笑道:「没想到你这么敏感。」   蔚蓝虽然阴户被别人揉捏感到很难为情,可是她又觉得很舒服。   「你的阴毛好少哦。」李娜说着干脆退下蔚蓝的内裤。蔚蓝再次发出「呜、
呜」的尖叫想要拒绝,但此时已经由不得她做主了。   李娜看着蔚蓝裸露出来的阴部,用充满嫉妒的口吻道:「就连阴部都长这么
漂亮,为什么这世上有这么完美的女人。」   李娜闻到从蔚蓝私处飘出一种淡淡的味道,说不出是什么味儿。闻起来感觉
很性感,李娜着迷一般拨弄着蔚蓝那两片粉红细嫩的阴唇,淫水流出来,仿佛那
刚刚盛开的花瓣带着几滴晶莹的水滴。   蔚蓝的身体让这样一个女人都为她着迷,如果换成男人哪儿还能把持得住。
蔚蓝完全沉浸在李娜扶弄带来的高潮中,而李娜则完全被蔚蓝的身体所吸引,几
乎已经失去理智。   「咚、咚、咚!」敲门声让二女恢复理智。李娜大惊,连忙拉开被子将蔚蓝
整个人盖住。   「谁啊?」李娜稍微整理了一下,将门打开。   「你关着门做什么呀?」原来是李娜的好友黄兰,黄兰伸头朝房里张望着道
:「没什么玩的,想约你一起去图书馆。」   李娜见黄兰使劲往屋里穿,怕她发现床上被捆绑着的蔚蓝。于是李娜连忙拉
着黄兰出门。   蔚蓝被铺盖罩着,听到锁门的声音。心中大急连忙挣扎起来,可是一点作用
都没有,不但没有挣脱绳索,还白白消耗了大量体力。蔚蓝感到疲倦极了,她慢
慢睡去。   「蔚蓝醒醒啊!」蔚蓝听到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这才悠悠醒来。   李娜见蔚蓝醒来终于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被闷死了。」   「我真的差点被你闷死!」原来李娜已经把堵在蔚蓝口中的袜子取了出来。   「我已经尽快赶回来了,接开被子一看你动都不动,当时真把我急死了。」
李娜擦了擦头上的汗珠。   「快把我解开,我手脚都麻木了。」经蔚蓝提醒李娜才想起还没解开她身上
的绳子。   李娜连忙动手去解蔚蓝身上的绳子,可刚解了一半她却又停住了。   「你怎么了,快帮我解开呀!」蔚蓝大急。   「不要,我要永远这样绑着你。」李娜一本正经的道:「我一解开你身上的
绳子,以后可能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蔚蓝心想这样被他捆一辈子还得了,连忙道:「怎么会呢?」   「我还是不信。」   「这样吧!以后你随时可以绑我,我绝不食言。」   李娜听罢才俏皮的笑道:「你早说这话嘛!我不就早把你放了。」   蔚蓝被她弄得哭笑不得。 第三章再见林风   蔚蓝自从找到李娜这个「知己」,性格变得开朗许多。老师看到蔚蓝的变化
,以为是学生广播站起了作用。   蔚蓝与李娜经常在一起玩SM游戏,有时候蔚蓝也应李娜的要求将李娜捆绑
起来虐待一翻。但李娜更加偏好捆虐蔚蓝,而蔚蓝也愿意被捆绑。在蔚蓝的单身
公寓里,蔚蓝仰面躺在床上,李娜正用绳子将蔚蓝的四肢分开吊起来。自从上次
在李娜寝室玩过一次被打断以后,她们就把游戏地点改在蔚蓝的单身公寓,这里
很少会有人在打扰她们。   「蔚蓝,昨天你把我绑起来,用羽毛捞我,可把我弄惨了。」李娜一边抱怨
着,一边捆绑着蔚蓝。   「呵呵,我知道。特别是用羽毛捞你肛门的时候,你动得最厉害。」蔚蓝发
出银铃一般的笑声。   「好哇,你还敢笑。带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李娜说着又拿起自己的袜子
准备堵蔚蓝的嘴。   「怎么又用你的袜子呀?」蔚蓝叫道:「你老喜欢穿球鞋,袜子上有味儿。
」   「哈,我就喜欢用这个。你昨天用的那个有洞的堵嘴球,弄得我流了好多口
水。不过你如果同意用那个也行。」李娜做了一个让蔚蓝选择的肢势。   「你就找块干净的毛巾堵我的嘴吧!」   「哪儿能这么便宜。」李娜说着捏开蔚蓝的嘴,将自己的袜子塞到她口中。   「呜、呜。」蔚蓝的小口立马被李娜的臭袜子填得满满的。   「叫什么叫呀!」李娜看着她的「俘虏」得意的笑道:「你现在只有任我鱼
肉了,让你叫的时候还在后头。」   蔚蓝装出一副很害怕,可怜巴巴的样子。   李娜见她那楚楚动人的样子心中大快。其实蔚蓝知道李娜每次都是嘴上厉害
,却重来没下过重手,每次都弄得她不但不难受,而且还挺舒服的。   这时蔚蓝想起林风。自从蔚蓝勇敢面对自己有SM爱好起,她开始对林风有
了一种新的感觉。有时她甚至开始有些怀念以前林风对她所做的那些事。   蔚蓝的高中生活在李娜的陪伴下度过,她内心充满矛盾。她觉得SM是一种
变态的表现,可是自己却又无法自拔。这样使得她经常在痛苦与快乐之间徘徊。   高中生活结束了,蔚蓝成功的考入北大。父亲担心她的安全为她顾了一名保
镖,他就是韩耀。   马上就要进入北大神圣的大门,蔚蓝要珍惜这个没有任何压力的暑假。可是
有韩耀跟着,做很多事都不方便。   韩耀人长的挺帅,高大威猛,不过就是有时太婆婆妈妈的了。就算刚才想在
草地上晒晒太阳,韩耀也催着蔚蓝回家练钢琴。   「哎,韩大妈。你就让我休息休息吧!每天不是学钢琴就是跟你学自卫术,
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蔚蓝嘟啷着嘴的样子格外可爱。   「小姐尉迟先生吩咐过,要严格遵守每天的日程安排。」韩耀整整有词的回
答到。   「你呀,真是块木头。」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李娜!」蔚蓝高兴的从草地上蹦起来。   李娜对韩耀说道:「我们这位大美女这么可怜巴巴的样子你都不动心,还要
硬逼着别人回去弹什么钢琴。太过分了!」顿了顿有对蔚蓝说道:「别人不知道
的还你老爸给你找了个机器战警作保镖。」   蔚蓝是个乖乖女,这李娜是那种有强烈叛逆感的女孩。韩耀拿李娜是一点办
法都没有,只好远远的跟在二女后面。   蔚蓝跟李娜来到蔚蓝的房间,焊耀只好守在门外。现在房间是属于她们两人
的了。   「今天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蔚蓝一听这话一下兴致全无,睁大双眼将李娜看着。   「我后天就要跟我爸妈移民到日本,我爸在那边跟我联系好了一家大学。」   这个消息对蔚蓝来说真是糟透了,李娜是她这么多年来唯一的朋友。   「李娜,别走好吗?」蔚蓝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傻瓜,哭什么嘛!」李娜笑了笑道:「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见面,我只要
一放假就回来找你。据说日本那边SM文化很流行,我过去学习学习,回来让你
爽死。」   蔚蓝勉强作了一个笑脸,唯一的朋友将要远行异国。以后自己怎么办?   李娜去日本的那天,蔚蓝来到机场送行。二人相偎大哭一翻,也许在她们之
间已经有了某种超越普通朋友的那种感觉,相互之间已经成为对方的精神依托。   飞机起飞了,蔚蓝在韩耀的安慰下走出机场,韩耀第一次显露出温柔的一面
。忽然蔚蓝觉得身上寒毛都倒立起来,一种从来没有的危机感涌上心头。蔚蓝忍
不住回头看去。   不错,就是这个眼神。就是这么眼神给她带来不安。这是一个十分熟悉的眼
神,蔚蓝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眼神——林风。   他的样子有些变了,个头也比以前高了。可是他的眼神没变,还是那样可怕
。蔚蓝经不住打了个寒战。   「怎么了?」韩耀发觉蔚蓝有些异样。   「不,没什么。」蔚蓝摇了摇头,这时林风的身影已经消失了。难道刚才只
是幻觉? 第四章恨着你,爱着你   自从上次机场见到林风蔚蓝心里总有一种不安宁的感觉。林风回来了,他是
回来报复的吗?他又要怎么对付自己?蔚蓝又开始以前的噩梦。   韩耀好几次听到蔚蓝的尖叫冲进她的房间,原来蔚蓝又作噩梦了。韩耀的直
觉告诉他有事情将会发生。   蔚蓝这时变乖了,每天很少出门,通常都呆在屋子里弹钢琴。有是父亲有空
的时候也陪父亲打打网球。   这些都看在韩耀的眼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会不会是李娜到日本的原因?
应该不是。那么是那天在机场发生了什么?韩耀的脑海里尽力搜索着当天所发生
的每一个细节。不对劲,蔚蓝在隐藏着什么,在她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事。韩耀
下决心一定要弄个明白。   「小姐有电话找你,说是你以前的同学。」用人敲开蔚蓝琴房的门。   蔚蓝心中大奇,她要好的朋友只有李娜一个。是谁打电话过来呢?   「是李娜吗?」蔚蓝问到。   「不是,是个男的。」李娜经常来找蔚蓝,所以用人们对李娜都比较熟悉。   蔚蓝揣测着接起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蔚蓝,我回来了。
你知道吗?这些年我一直想着你,是你毁了我的一生,我现在回来找你了。」   蔚蓝吓的撒手将电话丢在地上,整个人都呆了。是他,是林风。林风回来找
她报仇了。   「小姐,你怎么了?」用人见蔚蓝的举动异常关切的问到。   「不,没什么。」蔚蓝脸色顿了顿接着说道:「吴妈,这事谁都别告诉。特
别是我父亲和韩耀。」   吴妈见蔚蓝的样子还是很不放心,忙对蔚蓝道:「小姐如果真有什么事不方
便讲的话,你可以跟夫人说说。」   听吴妈这么一讲蔚蓝想起来,后天母亲就要从加拿大回来了。母亲去年到加
拿大管理刚收购的一家公司,一直都没回来过,确实已经很长时间都没见到母亲
了。   「吴妈,我知道该怎么做。这事你也先别告诉我母亲。」   吴妈看着蔚蓝憔悴的身影心中不免升起几分怜惜。   这是蔚蓝母亲回来的日子,父亲吩咐家里的用人好生准备了一番,然后带着
蔚蓝一同前往机场迎接自己的爱妻。   蔚蓝的母亲名叫林妨,虽然已经四十岁的人了,可是保养的就像30来岁的
少妇。那种美貌,那种丰韵能迷倒成所有的男人。更难得的是林妨也很懂得经商
之道,是一把理财持家的好手。蔚蓝现在的聪明和美貌,就是林妨的过去。   飞机已经到了,可是迟迟没有见到林妨的身影。   「怎么回事,班机已经到了。怎么还没出来。」尉迟文有些着急了,他反复
的拨打着妻子的电话。   「还是关机吗?」蔚蓝看着焦急的父亲问道:「妈妈会不会已经回去了。」   经蔚蓝提醒,尉迟文这才打电话回家询问。可是还是没有找到林妨的下落。
天色晚了,原本兴致勃勃的父女俩忧心重重的回家了。   「加拿大那边怎么说?」尉迟文问道。   「加拿大那边说他们亲自把夫人送上那趟班机了,应该不会有错。」说话的
是尉迟文的助理小彤。   「再等等吧!明天还没消息就报警。」平常一直春风得意的尉迟文此时显得
很萎靡,一下子仿佛老了好几十岁。   蔚蓝一晚上都没睡觉,母亲究竟在哪儿?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一曲轻快的AllForLove响起来,这是蔚蓝的手机铃声。这么
晚打电话过来是李娜吗?一看号码不是日本打过来的,弄得蔚蓝空欢喜一场。   「蔚蓝是我。」   蔚蓝脑袋嗡的一声——是林风。   「听着别挂电话,否则你会后悔的。」林风的声音依然是那样低沉:「你母
亲现在在我手上,你可以报警,也可以你的保镖和你的父亲讲。不过你应该知道
后果。」   「你想怎么样?」蔚蓝的声音开始发抖。   「我要你过来找我,就一个人。」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我母亲不可能在你手上。」   「那好我可能让你听听。」   这时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女儿报警,千万别上他的当……呜!
」显然那女人的嘴又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怎么样?」   「求求你别伤害我母亲。」蔚蓝认出那确实是自己母亲的声音。   「怎么会呢?你母亲可是个大美人,我怎么会舍得伤害她的。一看到她,我
就想到你。快点过来吧,记住不许跟任何人讲,就你一个人来。」   电话被挂断,蔚蓝心里矛盾极了。现在自己该怎么办? 第五章虎穴狼窝   蔚蓝一个人来到林风指定的地方。家里因为忙着找寻林妨所以并没注意到蔚
蓝的离开。   「上车。」一辆面包车停在蔚蓝面前。   「林风,你放了我母亲。」蔚蓝颤抖的说到。   「现在轮不到你说话,上车。」林风的带命令的语气,充满威严。蔚蓝不得
不照办。   蔚蓝一上车就被林风捆住双手,然后蒙上双眼。   「你究竟要带我到哪儿去?」蔚蓝眼不能视,心中感到更加恐惧。   林风将车停了下来,蔚蓝被他粗鲁的拖下车,拉进废弃一间仓库。   这时蔚蓝眼上的黑布被解开了。印入眼帘的是一个腰姿纤细、韵味十足的女
人被赤裸的捆绑在一张椅子上,双脚被高高的抬起捆在一张长桌上,脚下放着一
盏酒精灯,那娇嫩的脚板已经被烤得有些红肿。这时林风在初中时对蔚蓝在学校
实验室里所做的一切有浮现在眼前。   「你快放了我母亲,不要折磨她。」眼前这女人正是蔚蓝的母亲林妨。   林妨原本已经被折磨得虚脱了,在迷迷糊糊之中听到女儿的声音醒了过来。   「呜,呜!」林妨焦急的想要叫蔚蓝离开,可是堵在她口中的塞口球使她只
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你知道吗?我被送到工读学校受了多少苦。」林风用手拨弄着蔚蓝那秀丽
的长发道:「我被他们打,还被他们逼着我喝尿。每天晚上我都在想着你,我要
让你十倍奉还。」   「我求你了,放了我母亲吧!」蔚蓝知道自己这次是难以幸免,现在只希望
母亲能平安无事。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林风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跪在我的面前。」林风一边命令蔚蓝一边拉开自己裤子上的拉链,将阳具
拿出来。   蔚蓝跪在地上,脸正好对着林风那根丑陋的大肉棒。   「用嘴给我含着!」林风揪住蔚蓝的长发,将阳具放在蔚蓝的嘴边。   蔚蓝闻着那股臭味恶心得直想吐,她拼命的将嘴闭紧。   「不听我的话,你信不信我让你母亲给我口交。」林风的语气充满了杀气。   蔚蓝抬眼看着母亲,母亲正拼命的摇头示意她千万不要向对方屈服。可是想
到如果不听林风的话,母亲将会受罪。最后蔚蓝不得不张开她的樱口,将林风的
肉棒含在嘴里。   林风的肉棒在蔚蓝美丽的小口里,在口水的滋养下变得格外粗壮,将蔚蓝的
小口塞得满满的。   「好了,用舌头慢慢的给我舔。」林风得意的看着蔚蓝难受的样子。   在自己母亲面前被人如此凌辱,蔚蓝此时真想一死了之。林风将阳具狠狠的
插入蔚蓝口腔深处,蔚蓝的喉管被异物侵入难受极了,头又被林风抓得死死的无
法躲开,于是只得用舌头将那肉棒顶出来,这正中林风的下怀。林风狂笑着,一
边在蔚蓝俏丽的粉脸上抽打耳光,一边使劲的将阳具在蔚蓝口中抽插。这些年积
累的怨气都爆发出来。   看着女儿受苦的样子,林妨的心都碎了。   蔚蓝又何尝不是如此。她不希望母亲看到自己现在如此狼狈的样子,她想求
林风不要在自己目前面前凌辱她。可是口中的大肉棒使她只能发出呻吟声。   这呻吟声刺激得林风发狂,在猛烈的抽插下,浓浓的精液射在蔚蓝口中。林
风并没有马上将肉棒拿出来,而是用力塞紧蔚蓝的嘴,使她不得不吞下大量的精
液。些许残留的精液从蔚蓝嘴角流出,蔚蓝忍不住大哭起来。   「还是这么爱哭,留些力气呆会再哭吧!」林风将蔚蓝从地上揪起来拿出一
枚有洞的口球塞进她的口中,绑紧固定好。   蔚蓝根本毫无反抗之力,虽然以前跟韩耀学过一些自卫的功夫,但都是写皮
毛。加上现在双手被绑在背后,只有任其摆布。   林风将蔚蓝扒得精光,然后用绳子将她吊起来,使得她的脚尖刚好能够到地
面。接着又用另一根绳子将蔚蓝的左脚吊了起来。这样蔚蓝就只能用右脚的脚尖
承受自己身体的重量。   林风的手抚摸着蔚蓝暴露在外的阴户道:「以前还小,居然把精液浪费在你
的脸上。有这么漂亮的逼,我居然不知道用。这次我会好好享受的。」   蔚蓝的少女私处被人任意侵犯,心中感到羞愧难当。更何况这一切母亲全部
看在眼中。   林风用手拨开蔚蓝那美丽的阴唇,亲吻着里面粉红的嫩肉。「你阴部的味道
好性感呀!」林风嘲讽道:「看来你真是天生就用来操的。」   蔚蓝原本就是SM者,这时在林风的戏弄下身体有了反应,私处开始湿润起
来。   「哈哈……已经湿了,看来你还很浪嘛!」林风接着道:「不过我不会这么
快就干你,有的时间我们可以慢慢玩。」林风解下腰上的皮带抽打在蔚蓝身上,
马上就在蔚蓝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道红色的印记。   蔚蓝感到被打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痛。第二下又落在蔚蓝的身上,蔚蓝本能的
扭动身体想要必开。林风看着蔚蓝苦苦挣扎的样子心中大快,更加用力的抽打起
来。打得蔚蓝「呜咽」的哭叫不止。经过一番折磨蔚蓝虚弱不堪的搭拉下脑袋,
林风这才停手。   他揪住蔚蓝的头发将蔚蓝的脸拉起来,看着蔚蓝美丽的脸膀,那副楚楚可怜
的样子。道:「你知道我被你害得有多惨吗?现在就是你该偿还的时候了。」   蔚蓝听到林风的话发出「呜,呜」的声音。也许是在乞求林风放过她,也许
是在反驳林风的话。堵在蔚蓝嘴上的球叫她的声音全部挡住,根本听不清楚。   长时间的堵嘴,使蔚蓝的口水顺着球上的小洞流了出来。林风在蔚蓝的嘴边
用舌头舔舐着,同时双手在蔚蓝身上乱摸乱捏。当他促碰到蔚蓝身上被皮带抽打
的伤痕时,蔚蓝忍不住有些抽搐。   这样一个天生丽致的少女,如此可怜的摸样。就算是魔鬼也会动恻隐之心。   「蔚蓝,你知道吗?以前我很喜欢你,可是你太高贵了,那种高贵让人不敢
接近你。我只有在心里暗自爱着你。可是……」林风的语气忽然变得激动起来:
「你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是你毁了我的一生。」   林风的样子变得狰狞起来:「你不想你母亲跟着你受罪是吧?我就要在你面
前折磨她。」   林风发了疯一样拧起皮带狠命的抽打着林妨赤裸的身体,林妨被打得昏死过
去。   看着母亲为自己受苦,蔚蓝心中难受极了,恨不得马上死去。   林风的狂性大发,此时一发不可收拾:「我现在还有当着你的面强奸你母亲
。强奸了她,我再在干你。」林风松开林妨脚上的绳子,将她的双脚分开成14
0度角。粗壮的肉棒顶入林妨的肉洞。   在猛烈的抽插下,林妨醒过来。发现自己在女儿面前被人强奸,拼命的挣扎
起来,双腿却被林风抓得死死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疯狂在在自己身上发泄
兽欲。   精液喷射在林妨的子宫里,随着肉棒拔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从她的阴道缓
缓留出。看着自己下身一片狼迹,以前高贵的女强人形象荡然无存。 第六章注定的结局   林风休息了一阵他朝蔚蓝走去。蔚蓝惊恐的扭动着身体想要躲开,这些都是
徒劳,林风已经站在她面前。   「现在轮到你了。」林风恶狠狠的拽住蔚蓝的头发叫嚣道:「你不是很高贵
吗?我呆会让你像一条下贱的母狗一样跪在我面前,求我干你。」   林风从身上拿出一合药膏。蔚蓝心中大惊,这难道是李娜以前跟她提起过的
催情用的春药。蔚蓝听说过它的厉害,它能把一个贞洁烈女变成一个荡妇淫娃。
蔚蓝不知道自己呆会儿会变成什么样子。   林风将药膏涂抹在蔚蓝的阴唇等敏感部位,然后在蔚蓝的嘴边亲吻了一下说
道:「我呆会再来找你,先一个人慢慢享受吧。」   林风松开蔚蓝高高吊起的那条腿锁了门出去。看着林风离开,蔚蓝的心情有
些忐忑不安,果然不一会药膏发挥效果了。蔚蓝感觉身体发烫,肛门、阴道、大
腿等敏感的部位都有一种强烈的瘙痒感,蔚蓝扭动着屁股想要减轻一些,可是却
发现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没办法蔚蓝的双手被绳子紧紧绑在身后根本无法够到
自己的阴部,于是她不得不用两条大腿相互摩擦稍稍缓解一下这样难过的感觉。   蔚蓝两腿摩擦的样子看上去既性感又娇媚。蔚蓝终于明白刚才林风走的时候
为什么要解下她被高高吊起的那条腿了。   林妨看着女儿发浪的样子心中大急,最大限度发出「呜、呜」的叫声,希望
能唤醒女儿的理智。   可是显然蔚蓝此时已经无法自拔。她一边性感的扭动着身体,双腿相互摩擦
,从喉咙深处发出娇媚的呻吟声。现在蔚蓝心里多希望有根大肉棒能在她的阴道
里抽插,多想用手使劲的揉捏一下自己的阴部。可是这些对她现在来说都只是奢
望。   蔚蓝的私处现在已经是淫水泛滥,精液的密汁顺着她修长圆润的大腿流下来
。她明白自己现在的状况,如果林风来了,她真的会开口求林风奸污她。   经过漫长的等待,门终于打开了。林风回来了。   林妨看到女儿现在的状态,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焦急万分的再次发出「呜
、呜」的叫声。   「不用叫了,这药很厉害的。再怎么贞洁都没用,不信呆会可以让你试试,
你一样得求着我操你。」林风放肆的大笑起来。   林风直接走到蔚蓝面前,看着蔚蓝现在这副淫荡的样子,他知道蔚蓝已经抵
受不了春药的作用了。   蔚蓝被林风解了下来,只是双手还反绑在身后。林风要看看蔚蓝双手被缚想
摸自己阴部又摸不到的样子。   果然蔚蓝努力的想将手伸向自己的阴部,但绳索的束缚让她无法够到。于是
她只能将自己的阴部靠在一根钢管上摩擦,这样才稍微缓解少许。蔚蓝整个人已
经虚脱的瘫软在地上。   林风取出蔚蓝口中的塞口球,他要听听蔚蓝乞求声。   「好了,现在求我干你吧。」林风心中充满了快意:「快求我呀,你现在需
要这个。你会觉得重来没有这么爽过。」   「不!」蔚蓝从牙缝里痛苦的挤出几个字来:「我死也不会!啊!」   林妨原本以为女儿已经彻底崩溃了,没想到还如此坚强。她心中不免升起一
丝喜悦。可是看着女儿现在这翻模样,究竟她还能坚持多久呢?   蔚蓝开始大声的呻吟着,在地上扭动着身体苦苦的挣扎。   林风看着蔚蓝的媚样,心中也升起那种欲望来。特别是听到蔚蓝发浪的叫声
,真让人消魂。林风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狠狠的干她一番,可是此时蔚蓝仍然不
肯轻易屈服。   「不,啊……我决不、啊……」蔚蓝的神志已经有些不清,但她还在不断告
戒自己要忍住。   「何必这么固执呢?你现在不是什么高贵的公主了,现在只是一个贱货。」
林风蹲在蔚蓝身边轻声说道。   他原本就想让蔚蓝开口求他,可当她蹲在蔚蓝面前。看着蔚蓝娇俏性感的模
样,闻着蔚蓝身上散发出来的少许汗味与少女的清香融合在一起的那种性感的味
道,再加上那诱惑力十足的呻吟声。林风发觉自己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妈的,你不求我,我今天就不干你,我看你有多高贵,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林风大叫着,冲向林妨。他架起林妨的双腿,将已经硬的不行了的肉棒插入
林妨的肉洞中,疯狂的抽插起来。   林风一边抽插,一边看着地上挣扎着的蔚蓝道:「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   「畜生!」忽然传来一声怒喝,林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倒在地上。   林风连忙掏出一把尖刀,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刺向对方。已经被对方拧过他持
刀的那只手,将尖刀引如他自己的胸膛。林风圆睁着双眼倒在血泊中,用剩下的
最后一口气喃喃的说:「她还没求我……」   原来韩耀及时赶来了。他松开林妨的绑缚,将衣服丢还过去,然后找来一条
床单将蔚蓝紧紧裹住送往医院……   一切都结束了,也许这一切事先早就已经注定。   一星期后蔚蓝出院了,不知道谁泄露了这个秘密,此时蔚蓝母子被绑架的事
在当地各大媒体传开。   「韩耀呢?」蔚蓝一开口就问到韩耀,毕竟韩耀救了自己。   「我给了他200万,他现在的日子应该过得很舒服。」尉迟文不想再提起
这话题,于是对蔚蓝问道:「我决定送你到到国外留学,你想到哪个国家?」   蔚蓝心里明白,父亲不愿意留下韩耀是因为那天自己和母亲的丑态都被韩耀
看到了。也许这也是唯一处理这问题的办法。   蔚蓝心里也明白,父亲安排送自己出国留学也和此事有关。确实只有到国外
留学才能暂时逃过那些讨厌的媒体。   「我想去日本。」蔚蓝不假思索的回答到。   「也好,李娜在那边,你们好有个照应。」尉迟文立刻打电话吩咐助理小彤
为蔚蓝安排日本留学事宜。   两天后,蔚蓝蹬上开往日本的班机。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真实的故事】(1 下一篇:【我眼中的太平天国】【第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