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春色滿園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春色滿園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男有心,女有意,妙境仙乡何处寻,方寸原为销魂地。桃源洞内暖烘烘,引得渔郎来问津。」
  故事开始是男女双方小时同校读书,稍大时即分开各奔前程。数年后男的依然是孤家寡人一个,女的则已经罗敷有夫了。女的虽然有夫而等于守活寡一样,丈夫终年在外经商,三两个月才回来一趟。男女两人在偶然机会下相遇,在男有心女有心之下,好比乾柴烈火,一触可发。
  盘古初开,人类就有性,性是人类最快乐之泉源。禁慾,实在是人类最痛苦的事情。有什么的苦事,比得上对着一个女人,心头苦辣辣的想操她、痛痛快快的操她,但是不能如愿以偿,这种心情更加难受呢?
  学敏已忍受了一天一夜的煎熬了,尤其是昨天晚上。试想看,对着一个如此美貌又风骚,又如此饱满姣好豔丽的女人,好似明月当空;可望而不可摸。更何况自己现在的丑陋面孔,更不敢放肆,正是蛋家鸡见水,只能看那种滋味、真的是无法形容。
  但是对小娟来说,这种痛苦也是顶痛苦难受的味道。想起这乡下的鬼地方,自从丈夫远去他方之后,就是很少见到男人的地方。平日所遇到的,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家伙与老太婆,再不然就是国校的男孩与女娃娃了。小娟想把自己贱卖一次以解决自己身心的饑荒,但也苦无对象可下手。
  女人,就是这么个的一种怪物呢!女人若还没尝试过那种颠鸾倒风、欲仙欲死的事情倒还没有怎么难过,一旦嚐过那欢味,及填充饱满充实每一个空间,又像火车隆隆轰轰慢慢推进时的情境时,一旦试过了而你想抛弃她,她不跟你拼命才怪呢!
  所以她未曾给你真入港时,见着你时扭扭捏捏的样子,又怕这样、又怕那样的。一会又说「给别人撞见时,对我怎样做人呀!」但是一试过了,有哪一个女人在男人玩过后就可以随便能够把她甩开、扔掉?操她的第一个男人就算要走,她也是死缠活缠的非要过足瘾头才能放手给你走。
  小娟最痛苦就是初嚐雨露之后花心已开,现在嚐过琼浆玉液,花心需时时滋润,变成一餐饱、百日饥了。
  午夜回想起来,「哎啊!真他妈的不知道怎样埋怨这个杀千刀的。」于是只好先抓一条蛇儿过瘾了,不过若没有,狗儿的味道也不错。
  接着春去夏来的,夏天,老天爷真是对女人特别亏待:男人热时,可以只一条短裤,把那不见人的地方包住就可以到处跑跑。但是女人呢?要出去就得全副武装、整整齐齐才敢迈出大门呢!
  这天,天气特别燠热。一个人呆在家中,热得要命的关係之下,中午时间,左右邻居都在做南柯大梦睡午觉。她只穿一条短裤,拿了把扇子,两腿分得开开的,扇子儘对着桃源洞口,最润湿的地方拼命的搧着。
  她这条短裤也是薄薄的,女人在热得要命的时候,真想连这条短裤也脱下来不要穿。热的真叫人想伸舌头,纳闷之余,一边搧着扇子,一边想沖一杯冰冻蜂蜜糖水来消暑。
  不知是心神不定,还是心中烦闷,或是思春的关係,蜜糖水倒进瓶子的时候一时心不在焉,突然把瓶子打翻了,一大瓶糖水就倒在雪白大腿之上!
  这突来的意外使小娟吓的一声叫了起来,用布把流在大腿内的蜜糖水抹掉,在这紧要关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她平时养着一头小狠狗叫「凯莉」,她兴牠俩相依为伴,这时牠嗅到蜜糖的香味,立即扑了上来。馋嘴的这头小畜牲,用那长长的舌头在小娟她雪白两条大腿间一舐一舐的,慢慢由下向上舐着。
  初时小娟觉得蛮有意思的,但是有趣慢慢变成觉得蛮过瘾的,凯莉的舌头好似鲨鱼皮一样,在小娟的大腿上一舐一舐的。蜜糖水是甜的,凯莉这小狼狗舌头好似是有节拍的,牠舐出味道来了,由慢慢突然变快起来了。
  这时的小娟,双目紧紧闭住,咬住下唇,只觉得身中阵阵麻麻痒痒的感受,由脚趾尾上直传送到神经中枢。
  她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的快感,就是与她丈夫来办事时,也没得到过这么痛快过。那个乡巴佬的丈夫,更没有用舌头为自己服务过,今天对这一瓶蜜糖水,应该大叫三声亲爷爷。
  今天她好像发现金矿似的,今天的发现,往后的日子就会变得甜蜜灿烂了。凯莉这小畜牲是不懂人性的,只知道美味可口,摇头摆尾的,愈舐愈有味道的样子。
  她的三角地带,沾上蜜糖量最多的地方就在她的大腿内侧,但是这块肉乃是女人最最敏感的地带。她若是未经过人道,你若是撞她这地方一下,则她神经都会发抖呢!可恨这头小畜牲好像故意和她过意不去的样子,就在那个地方一舐一舐的,舐的她紧闭双目、舐的她神魂蕩魄。真教她如牛的大口喘气「啊啊啊」的叫着:
  「你这可爱的小亲亲,有这么好的本领,我要特别的嘉奖你,今天晚上要特别为你加菜……」
  此时的小娟怎么样能形容她呢?她那小小的地方,就像用一条小小的羽毛,在她乳房及最敏感的阴蒂顶端轻轻地抚摸,轻轻地扫着,有时候凯莉用牠带刺的舌头重重的刮了两下,她就像针炙那样一阵一阵的抽搐,一阵一阵的神经从脚底痒到心头。
  那快感是无法形容的,所以她的小腿是合着的,现在也慢慢张开了,那两片迷人的小洞口、两片阴唇,也血红似的开了口。洞口已布满了濛濛的阴水,大阴唇已一伸一缩的。那阴水热热的渗漏了出来,桃源洞现在已全部开放可窥全貌,那阴水已汨汨的往外流。
  她这时候恨不得把凯莉的头插进去,来填补里面的空虚,但是眼前只有凯莉一条小肉棒,是不管用的,恨不得有一个男人马上真枪实弹来大干一场,以煞眼前的慾念。
  夏日炎炎,慾念一起便浑身娇柔乏力,懒洋洋的斜坐在椅子上,小娟只好挪关大腿,不时侧一侧身,摆出一个好的角度,好让凯莉舐着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她时时变动坐的姿势,两条大腿一时向左、一时向右,好能够让凯莉把舌头舐得更深一层。
  无知的畜牲,把附近洞口的蜜糖水舐光后就收兵,恨得她牙痒痒的:「该死的畜牲!你……来吊老娘的胃口,不把你杀掉才怪!」
  小娟只得把没有用完的蜜糖全倒在大腿上,这次不只倒在大腿上,而是沿着一条蜜糖路线,由大腿内侧一直滴到那迷人的桃源洞口。凯莉果然受不住甜味的引诱,直朝桃源洞口舐上去。她浑身像触电似的,颤抖着、抽筋着,口中已「啊啊」的连声叫着。牠舐到那两片遮住迷人洞口的肉瓣时,更是如痴如醉地呆着,这般的滋味她至今难以忘怀。
  不过自渎的滋味除了得到短暂的快乐外,最终最痛苦不过的事这乃是甜去苦来。事实上,自渎不是解决「性」苦闷真正良方,在性慾方面暂时得到消退,换来的是更加难受了。
  小娟一次又一次如此自慰,所换来的代价是不是得不偿失呢?
**********************************************************************
  有一天,小娟一个人在家感觉十分苦闷,夕阳快西下时,到附近郊外的田野散步,偶然间遇到同村小学的同学学敏。学敏、小娟二人互打招呼后,学敏侧身让小娟先过,但不知小娟是有意或无意,手肘撞学敏一下。结果呢……二人互相落于田中,俱都弄得一身泥鳅样,小娟觉得十二万分抱歉,但是脑中不禁遐思起来陷入了另一个世界。
  学敏身体强壮、身材魁伟,就是面孔丑陋,十分难看。女人心情在孤单时,就是猪八戒下凡,也觉得他很潇洒英俊。她坚邀他到屋内洗个澡,脱下衣服洗乾净,晒乾后再走也不晚呀。
  但是他的自卑感太重,嫌自己配不上她。再一方面,觉得她已有丈夫,自己更不能乱来,情愿把日思夜想的绮念,作后日的同忆。
  结果,事与愿违。
  古人言:「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纸」,他在她坚邀之下,进入了她的家里。她反手就把门关上,外面濛濛的阳光,把门一关,顿时变得有点昏昏沉沉。
  学敏低头一看,自己一身的烂泥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有站在那发呆的份。她偷偷望他一眼,不知是难为情还是觉得好笑。
  女人要想偷汉子时,她所动的脑筋,真叫人无法捉摸,只见她鼓起了腮道:「今日真撞到邪魔了,这条路都走了十几年咯,也没有今天这么倒霉过!你看,现在我们两人成为这么样子!」
  学敏一声不吭,静静地听着,事实上,自己在这条路上也已走了十几二十年了,今天变成泥鳅,也觉得十分丢面子的事。而且还害小娟一身也髒兮兮的,总觉得不起她,内心中挺过意不去的。偷偷看了小娟一眼,心里在想:有怎么方法可以向她陪罪呢?有怎么方法能令她能对我能发生好感呢?……
  他想着想着,自己也不禁觉得是痴人梦想而已,唉……我能吃天鹅肉吗?因为他听别人说过,男人要降服女人只有一个方法:这个方法就是在床上能令女人死去活来、欲仙欲死之时,她就会叫你「亲哥哥」、「亲爹爹」等,那时叫她往东,她决不敢往西。你只要有这样雄厚的资本的话,那任一个母老虎似的女人她都会服服贴贴的听命于你了。
  学敏心里在想着想着,自己也不禁在好笑,真是异想天开!想到此际,突然一个幻想涌上心头:要是能肏她一次痛痛快快的,使她欲仙欲死,叫她舒舒服服一下,这也算是今天对她报答之恩吧!相信她对于自己不会太讨厌吧!但是想归想,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没有下手的机会呢!
  正想得入迷之际,小娟瞟了他一眼,道:「一身衣服那么髒,还不赶快脱下来,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任何一个正常男人听到女人叫他脱衣服,这男人难免会想到另一邪门上去。他听到这话后,只觉得十分难为情的脱下衣服道:「真不好意思。」
  小娟道:「有什么不好意思!你先去洗个澡,把各地方洗洗乾净再说啦!」一面说着,一面抛给他一条大毛巾,他急忙把衣服除下,露出那一身雄壮结实的肌肉。
  她偷偷看了一眼那雄壮的身体胸前的胸毛下面露出一团东西,只看得她站在那儿呆呆的发愣!最令她心摇意动的,就是他胸前一撮胸毛,浓浓密密的充分表现出男性健康美。
  她想着想着,但觉喉头一阵燥热,有点儿乾渴想喝点水,脸上发烧,羞人答答的道:「赶快去洗个澡吧!」
  学敏抓起毛巾,唯唯诺诺的道:「不好意思吧,让客人先洗呢!」
  她道:「哪有什么不好意思,谁先洗不都是一样?这有什庆客气的。」
  他问道:「洗澡间在什么地方?」
  她答道:「在厨房的左边就是的。」
  他笑笑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浴室是在厨房左边,我以为是跟我家里一样的是在右边呢!」
  她道:「每一家建筑的格调都不一样,那有可能和你家一样呢!」
  他傻不楞登的笑笑道:「那……那不是脱光衣服后什么都给人家看到了吗?那多难为情了。」
  小娟忍不住笑了起来,学敏给她这一笑,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人这一绽开笑容,本来硬梆梆的脸上此时也才稍微鬆懈下来,气氛才没有那么紧张。
  从进门到现在,学敏的心才稍为放宽一下,他得寸进尺的道:「你们这边地方,洗澡给别人看到都没有关係,别人不觉得奇怪吗?」
  小娟呶起了嘴,道:「呸!你们那边洗澡给别人看到没有关係,那才不要脸呀!」
  想不到绷起脸来的小娟仿如一个冷面皇后,但一笑起来时是那样娇媚可爱,两边的酒涡及那樱桃般小口,更是使男人想人非非。
  女人一笑百媚生,女人的笑容力量能使一个男人屈服软化的,美丽的女人哭的时候也能使男人同情的。哭时梨花带雨般的,就怕铁铮铮的男人在她面前也只怕硬不起来。
  学敏给小娟这一笑,深深的心中起了波浪,微微的震荡起来:「她真有女人味道!」
  有女人味道的女人,有时并不需要刻意去化妆打扮自己,女人韵味不知不觉中自然散发出来,给人一种美观和亲切感。他自己觉得自己对她已着迷,两眼睁睁望着她,两足巳举步维艰的困难,尤其对她的一举一动更觉得乾净俐落,觉得小娟住这个地方真是埋没她的一生。
  这时候小娟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提了一筒水到浴室门口道:「水送来了,赶快洗吧!」
  他赶忙收摄思潮,连声道:「啊啊啊……谢谢您了!」
  学敏连忙接水进去脱光全身衣裤,此时他是清洁溜溜的,这间浴室也是简陋不堪的。那扇唯一进出的门,也是千疮百孔的,若经过门口时注意往里面一望,也一定可以看到里面一览无遗了。学敏进入后并未杷门拴上,只是随便将门掩上就算,留下了一大条缝隙,他也懒得去理。男人做事本来是粗心的,而且男人洗澡有时就算给别人看到也不会觉得怎么样的(甚至,有时是有意给别人看的,他就是故意这样吗?)。
  此时小娟忙进忙出地在準备晚餮。今天她的晚餐的菜肴是特别丰富的,不知是为了内疚或另有用意,再加上一瓶烈性的酒。但是她进进出出之际,是要经过浴室前的,她不是有心窥看他洗浴,但经过门口时总不能目不斜视。她捧了一盘抢水虾炒辣椒,有意无意斜目往浴室一看……
  乖乖!「叮咚」差点把一盘菜打掉。
  她这偶然一瞥,只见一柱擎天、七寸多长的大鸡巴,粗度有桿麵桿粗度,真把她吓了一大跳,心中如擂鼓般跳动着。女人的好奇心男人是赶不上的,尤其是对男人。
  上帝是不公平的,男人可以玩十个八个女人,甚至一百个不同的女人,只要你有胆量与钞票,是没有别人敢说你不对的;但是,女人就不同了。有些女人就是她貌美如花,可能一生一世只能玩过一个男人(她的丈夫)。从前在封建时代里,女人死了丈夫后为丈夫守活寡,那她这一辈子也享受不到别的男人,所以她午夜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女人这种痛苦只有在封建时代有。现代的女人嘛,性方面,男人若不能使她满足,则她红杏则伸到墙外,可能延伸到千里外去,勾引或倒贴了。哎!现在是太空时代,不谈也罢。
  小娟自从丈夫出外经商,一去数月,她已数月不知肉味了。女人的生理反应及冲动,男人能在这时叫她上床,则十个女人九个肯的。小娟此时看见学敏的家伙特别粗大后,内心起了剧烈的反应,忐忑不安,尤其下面肉洞真如虫行蚁走般的难受。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粗的家伙,若是插在自己穴肉里,那则真受用无穷了。
  她为了送菜,经过门口总要偷偷看个一次。他在里面擦着肥皂,躺在地上,面对着门口,故意把两脚张开,两手儘在紧要的地方搓、抓、套动着肉棒,更之坚硬如铁般立着,更作出一些使女人无法忍受的动作。
  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往往会在洗浴时作出各种各样的动作,这些动作就像自渎一样。学敏现在在搓捏着自己的鸡巴,看得小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洞内淫水已一阵阵的涌出,浑身乏力。他,再傻的人,她,来回数趟,偷偷看着自己洗浴及种种动作,不会无所觉的,何况他这还是故意给她看的。
  小娟勉强挨到饭桌坐下,故意大声喊道:「喂!你洗了半个钟头的澡,到底洗好了没有?桌上饭菜都凉了,还不快来吃,我一身泥巴也是要洗澡的!」
  他在里面以为她还在外面偷看,他还在表演着动作呢!此时经她一喊,急忙鸣金收兵,穿衣着裤出来。只见她满脸通红、娇媚欲滴、眼露春意盎然。
  此时的她妩媚极美,为了礼貌上,他不敢如此的大胆作为,他打圆场的道:「来了菜真的凉啰,今天蒙你招待,不好意思,改天我回请你好了。」
  她忙倒酒挟菜往他面前送,她三杯酒下肚,脸上更加锦上添花、春风满面、笑口常开,两边酒涡更显得特出,使得他如癡如醉的看她。
  酒能乱性,小娟在酒的催动之下内心更加难过,脑中儘是刚才看到的他雄伟的身体粗长的肉棒,她心中嘀咕着:「真他妈的,天地间真有这许巨大无比的东西?要是,要是……」一想到这里,小娟只有口水往内吞下去。
  真想不到,平时见到他时,总觉得对他十分讨厌,自从洗澡时见到他的巨无霸后,一切对他从前的看法完全改观了。原来上帝做人时,脸孔虽然丑陋不堪,但是好的蕴藏在里面有看不到的好地方呢!
  她想着想着,心怦怦在跳,胸前两颗蓓蕾慢慢发硬,肥大的乳房也突然膨胀加大起来。女人在亢奋时,各处敏地带俱起变化。这时的她,真想捉住他手来摸自己的两座乳峰,任由他狠狠去摸、去搓、去捏、去吮,甚至狠狠去咬。啊!这时想到那种欲仙欲死,充实了饥、渴,胀满了每一个的空间,每一个洞缝都填的满满的……
  这时她如癡如醉,面前也堆满了回挟的菜、肉、鸡等下酒的菜餚。她迷迷糊糊地一下警觉到,自己洞中的淫水,已从那个地方涌了出来,亵裤湿淋淋的一大片,像撒了尿似的流了出来。
  小娟,此时的她在天人交战中,女人在这种情形下,有几个能够在亢奋、幻想、道德、伦理之下,能抵抗得住如此遭遇的滋味吗?如果上帝此时能赐给她疯狂的勇气,她真想不顾一切的羞耻,扯下贞节的遮羞布,还我天体的兽性,上去抱住他,要求他给她最满足的爱,用最疯狂的手段来强姦她的男人。
  她这时的兴奋已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了。学敏这时静静观察她的反应,只见她媚眼如丝、两颊绯红,好像一只熟透的苹果,那一份娇憨和平日的她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他、她二人俱已酒醉饭饱,他知道已经差不多了,鱼儿已吞下他的饵了,不怕她不上钩的。煮熟的鸭子,是不会飞跑的了。开口道:「现在酒饭菜已食得差不多了,我来帮妳收拾厨房,妳先去洗澡好吧!」
  她把头低低地点点道:「嗯,这里麻烦你啰!但是,你要老实点哦!这浴室是千疮百孔,到处都是破洞,你不能来偷看我洗澡。知道吗?」
  他诺诺连声,「噢、噢」的道:「你放心好了,快洗吧!」
  她急忙跑进厨房内,忙她洗澡的事去了。现在,经过洗澡间进进出出的是他了,借此机会浏览海棠出浴以饱眼福了。
**********************************************************************
  小娟进了浴室后也只是把门虚掩着,不知她是无心还是故意的,没有把门拴上,留下一条缝。只要经过浴室门口,注意向里一看,就可一览无遗了。这在男有情,女有意,自然是水到渠成,现在只差是谁先主动打破这堵墙而已。
  此际浴室内的水已哗晔的响着了,他想她现在一定已经清洁溜溜,所以放轻脚步,蹑手蹑脚的到浴室边上从破洞中望着内面的一切。
  此时的她已变成白玉石膏像一般,她故意面向门口,水从高耸的酥胸乳间淋下。他只见满头秀髮披在肩上,虽然她已是有夫之妇,但胸前两对椒乳仍然像两座小山般坚挺、浑圆和结实;两粒乳尖向前挺着,小腹平坦,如一片平原般,毫无瑕疵之感觉;纤腰而下两条修长的玉腿尽处,一处鸟黑发亮的阴毛间,嫣红如火的肉缝中不知是水或是淫水,顺着大腿而流下。
  她更加搔首弄姿,仰着头掠理鬓边散髮,使胸前两座肉峰特别突出。站在外面的他,此时已呆若木鸡般站立着,胯下的鸡巴已向上勃翘成四十五度,坚硬如铁,差点没把裤档撑破一个洞而出之形态。
  她故意或无意之间,用手擦擦阴阜上一撮阴毛,挖挖下面大腿间两片阴唇,及用手指插入肉洞探探深浅之状,再举手向鼻子闻闻味道腥或香,这种撩拨男人的姿态,使任何男人都受不了。
  她如此矫揉做作的动作,可害苦了站在外面的他。本来他已慾火焚身,肉棒快把裤档撑破,但是为了顾及伦理道德及遭人非议之心,不敢採取遽然的行动,此时全部把他抛诸脑后。
  学敏此时决定要做坏事,故意在门外大声的道:「小娟,你忘记把围巾带进去,我给你送过来。」
  她「噢」应了一声后,久久没有出声了。她正在思潮起伏,脑中进行着惨烈的道德兴伦理的斗争:是不是该这样做,这样做又对不对呢?
  他这时巳冲进来,她迷迷糊糊的伸手去接他围巾。惊愕间侧转身子,她急忙用右手挡住下面阴阜的地方,而上面左手掩住两团肉峰。但是两座肉峰一只手怎能挡的住呢?只有任他尽情欣赏了。
  女人本是种怪动物,她见到他时已经数月不知肉味了,春心芳动,春水早已氾滥不知多少次了。此时面对现实,她又矫揉做作起来道:「你……怎么随便进来呢?……出去……」
  男人性冲动起来之下是无法压制下去的,这时你就是拿把刀子也赶不走他的了。何况她并非真的要赶他走,这是女人矜持的作态罢了。这时他不顾一切的一把把她搂在怀里,低下头来将厚唇印上她的香唇。
  她头左右扭动着道:「不要,不要……」最后还是无声的接着四片嘴唇。
  经过一阵吮吸后,她自动的把舌伸进他嘴里,尽情的狂吻着啧啧有声。男人敲开女人这一关后,则其他的就可随心所欲了接着学敏两手抓住她的两峰,但觉她的双峰坚挺而有弹性,乳尖尚是未经小孩吸过的样子,尚是尖尖的像两粒花生米。他这时两手握住双乳,轻揉、慢摸、小心奕奕的,就怕一不小心打破了什么宝贝似的摸搓着。
  小娟这时娇羞满面,一头扑进他的怀里,双手环抱住他道:「你还不把衣服脱掉!」
  他如奉纶音,三二下去除脱掉上下衣裤,两人此时毫无阻隔,光溜溜的身体拥抱在一起,肉与肉的接触,更能使慾焰燃烧到顶点。
  小娟这时媚眼如丝地斜目向前道:「抱我到房间里面。」
  他把她如抱小孩一样,双手捧起身体往前走,但是低下头来吮住她乳尖,时间上一点都捨不浪费掉。
  捧到前面房间内,即将她平放床上玉体横陈着。前在浴室偷看,未及此时无遮拦的欣赏。从上到下的看着,只见她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乳尖以下一片雪白匀称;阴阜特别饱满,而似隆起半个馒头般大小;稀疏的阴毛如抹上一层油的发亮;阴阜尽端,就是削壁悬崖了,接住阴阜下端突起一粒花生米大的阴蒂,此时已发硬突出,触手时感觉得「噗噗」跳动。
  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带,他轻轻用手指抚摸牠,使她的身体起了轻微的颤抖,两腿左右的摆动抽搐着,口中发出:「嘤嘤、啊啊、哎哎、哼哼……」之声。
  她娇声娇气道:「轻点,不要大用力摸,『牠』会痛的。」
  扳开两条均匀大腿,现在她的人成为大字型,她此时紧闭双目,呼吸急促,上唇紧咬下唇,吐气如兰、慾火攻心,难过极矣。恨不得他马上提枪上马直捣黄龙,以解她数个月来不知「肉」味的性饑渴啊!
  小娟此时浑身乏力、媚眼微睁,随手往下一探,触到他的鸡巴一抓,乖乖!一把抓握不住,龟头尚露在外面,高高竖起握在手中,似支棒槌的粗。她吓得心慌意乱,若是肏进自己的小穴内,不叫她插穿子宫才怪呢!
  学敏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即俯身扑上、举茅乱刺,但不得其门而入。她混身乱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她道:「死人,不要乱闯啰!我带牠进洞好了,闯得人家怪难受的。」
  随即用手导至洞口,淫水早已湿润氾滥,一到洞口,一滑而进,一进去一半「三寸多长」。
  她这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内心长久以来的空虚现今已经填实了一半,她燃烧已久的春情慾火,似炸弹般爆发开来。填实一半,但尚有一半露在外面,她忙挺起屁股,肉洞口向上咬住鸡巴,怕穴内一半会溜走一样,双手抱住他的屁股用力往下压。
  他本来用的姿势是「老汉推车」,此时改用俯地挺身,上下起伏。但是两手也不闲着,双手抓住两座饱满结实的乳球,又搓、又抓、又捏,四片嘴唇也黏在一起。
  学敏整个人压在她身上,上下交战。两人能动的地方都在动着,上面舌头与舌头互相吮吸,下面则每一下尽根到底,直抵花心。
  「噗嗤」、「噗嗤」连声,如音乐似的,每一下都有节拍的演奏着。
  正是:「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二度为君开。」
  此时他吐出舌头改吻她的鼻子、耳朵、颈子等,最终吻在乳尖上,含住乳尖用力吸吮着,如小孩吃乳似的吮着。小娟此时经过一、二百下抽插后,情慾之火已达到顶点,已被弄得上气不接下气地猛喘着,浪哼着。
  娇声的叫着:「哎啊……你真会肏……妹给你肏得要上天了……」
  但是她叫归叫,哼归哼,动作可没有停过。玉臀摇摆上迎下挺,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穴内的淫水从屁股沟流下,如黄河决堤般流着,床单已被浪水浸湿了一大片。女人在这种欲仙欲死之际,哪顾得「羞耻」二字,就是天塌下来她也管不了,那怕别人听到笑话。她的淫声浪语越来越高声的叫着,浪水也越来越多,此刻自尊与矜持,一股脑儿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此时他一经抽插,更觉水有声,玉茎进出奴花官,苦味已过甜味出,今宵才始识人生。
  突然她杏眸微阖,蕩态百出,尤其肥厚的屁股拚命的摇摆着,双手紧抱他背后,愈抱愈紧,洞洞儘量的往上顶着,道:「敏哥……不要放鬆,用力……快点呀……」
  他知道她已差不多了。这时,他更加卖劲,动作亦随之加快,浅浅深深,斜抽直插,祗插得小娟牙齿咬得吱吱作晌,一股热流从子宫口喷出,可是学敏依然不停的抽插着。
  身下的小娟,娇柔无力的哼着,满头秀髮凌乱地散在枕头上,头是不停地左右摇摆,姿势非常狼狈。她已双目紧闭,汗珠已出现额际,脸如三月桃花红豔,微启樱唇、吐气如丝,一动不动的,任他摆布着。
  他是此中老手,知道女人痛快过后浪水流得太多的缘故,以致一时休克,所以必须用「阳」来救「阴」,只有继续抽插,慢慢的撩起她的慾念,才能恢复体力再战。
  女人在快感时所流出的淫水比男人精液多出数倍,她一波又一波的涌出。因女人是以逸待劳,所以不断有感觉。不比男人一洩如注后,阳具则垂头丧气,一厥不振,必须经过休息后方能重整旗鼓再战。
  二人经过了这一阵肉搏大战之后,一切藩篱尽折,无话不说。学敏问她道:「我比起你丈夫如何?」
  小娟抚着他结实的胸部,羞人答答的道:「他哪能跟你比!不过程咬金三把斧头而已。」
  他对这方面不大感兴趣,他的脑子只在生意方面打转,对我只能说应付应付罢了。女人在性慾能得到满足,她则平时不敢做的事情现在也能做,不敢说的话现在也能说得出口。她提议他每星期一、三、五一定要来她家过夜,二、四、六可自由活动,这样可以解决双方性的饥渴。
  学敏闭目沉思,「此事是否答应呢?」他在自己问自己。
  小娟见他半天不吶,以为他是不愿意,马上用出女人一套功夫,一面娇声连连,一面用手触摸男人最敏感地方。
  男人与女人,男人是船,船靠岸是不太容易;女人是岸,岸靠船是不大可能的。现在是岸靠船,学敏哪有不答应的道理。马上连声道:「好的,好的。就这么办!!」
  小娟自从和学敏一度春风后就感情飞进,她觉得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嚐到的美妙味道。每当夜深人静、孤枕难眠时,她沧琶难巯赶富匚墩庵粮呶奚系奶鸪诰裆虾蜕硖迳隙蓟竦酶叨鹊穆恪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雙胞胎女兒林兒與君兒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