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女子高中_校园情色_

女子高中_校园情色_



>               第一章

  「十七岁的青春岁月只能在全是女生的学校度过真是糟透了,是吧?」

  她身旁的每个人都用力的点着头,虽然没有说话,不过显然都很认同她的
说法。

  「我们周遭一个男孩都没有,不管什麽时候身旁就只有这些人,老师随时
都盯着我们,这太不公平了!我是说,我们都已经算是大人了,对不对?」

  身旁的人又一次点头称是着。

  「这太过分了,他们什麽时候才肯放我们出去看看这个世界,我们不要过
着这样与世隔绝的生活,我们自己在外面可以很快乐的,对不对?」

  第三次,女孩们又由衷的点着头,彷佛她们唯一能做的只有在美琪说话的
时後不断表示同意。

  美琪生气的摇着头,然後从包包里拿出香菸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她得
很努力的忍着才能让自己不被烟呛到,可是这感觉很酷,无论如何,她都必须
要表现的很酷,也是这样,这些女孩才会跟在她的身边,大家都以她为榜样,
希望能有她的美丽、有她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有那麽高挑而苗窕的身材、有一
对丰满而坚挺的乳房,希望能成为校园里最酷的女孩。

  美琪又摇了摇头,熄掉了手上的烟,才吸了几口她已经感到有点作呕了,
不过她想让大家觉得她会抽烟而且她很享受抽烟,这让她显得和其他的女孩很
不同,然後她觉得该散会了。

  女孩们正打算离开厕所,准备回到教室,但当她们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
门突然打了开来,直接打到了最前面那个女孩的脸,他往後一跌倒在了美琪的
身上,美琪也跌倒了,然後她站了起来。

  「是谁干的!」美琪生气的喊着,她觉得她应该要喊出更有魄力的话来表
达她的感觉,可是那种话她还是说不太出口,而且对面说不定是个老师,除了
刚才被撞到而倒在地上的小莉之外,其他的人都围在美琪的身边,好像想壮大
自己的声势一样。

  汤雅萍走了进来,带着有点不安的表情,就某个程度而言,雅萍算是美琪
的对手,尽管她们看来是那样的不同,雅萍在班上的成绩相当优异,运动也很
不错,而美琪所有的成绩都不行,雅萍有着很健康的古铜色肌肤,美琪的皮肤
则有点近乎苍白的白皙,其实最大的不同点是,美琪一直把雅萍当成是对手,
但雅萍只觉得美琪是个不相干的坏女孩而已。

  「你为什麽这麽做?」美琪对她喊着,她手插着腰斜倚着墙壁,一只脚翘
了起来,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雅萍没有回答,走到了被她撞倒的小莉身边,然後她才回头用有点鄙视的
眼神看着美琪。

  「我在找你,玉珍老师问我你在哪里,我说你大概在洗手间吧。」

  「你没有说我在抽烟吧?」美琪问着,事实上她有点希望自己被抓到,这
麽她就可以停止这种恶心的行为了。

  「当然没有,你快点去找她吧,在她还没有生气之前。」雅萍说着。

  「喔」美琪说着,看着其他的女孩子,故意挑高了音调说着,「玉珍
老太太生气了,我好怕喔」她笑了一声,「拜托,我看她连一只老鼠都吓
不跑,她怕我还差不多。」

  「玉珍老师很年轻,而且她还单身,美琪,她是一个很好的老师,」美琪
不屑的转了转眼珠,但并没有打断她,「我劝你最好现在马上去找她,你已经
拖太久了。」

  「是吗?那你要做什麽?」美琪说着。

  「我会带小莉到保健室。」雅萍说着,然後扶着小莉站了起来走出了洗手
间,美琪试着想对其他的女孩说些什麽来讽刺她,但是她只有喃喃自语的说了
声『她妈的!』,然後她和其他的女孩一起回到了教室。



  雅萍和小莉一起走向保健室,她一点也不急,难得有这种机会可以合法的
翘课,老师也不会生气,雅萍是个所有老师都喜欢的好学生,她从来没有惹过
麻烦,而且在学校的运动会上和社团活动中都很出锋头,学生们也几乎都很喜
欢她,她对每个人都很亲切,她在生气的时候也可以很可怕,所以大家都知道
当她的朋友要比当她的敌人容易的多,而且她帮助朋友时相当慷慨。

  雅萍大概160公分高,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很健康的体型,她因
为日渐丰满的胸部感到很烦恼,那对她而言很不方便,特别是在体育竞赛的时
候,但她也发现她的乳头有一种很奇特的感受。

  她爸爸是个外交官,妈妈是泰国人,她妈妈可不是普通的泰国新娘,她比
她父亲要富有的多,因为她娘家让她继承了一笔很可观的遗产,雅萍听说她外
公是从事一些地下的交易,详情她也不清楚,只知道他过世之後,妈妈得到了
很多的遗产。

  比美琪小一点,雅萍快满十七岁了,她成长的愈来愈美丽,但是没有人知
道,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也已经到了叛逆期。

  大约是几个月前,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头的她,正在参加学校的集会,她
身上什麽也没穿,而且她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但是每个人都注意到她了,连校
长也盯着她看,校长命令她离开去穿上衣服,她只好站了起来回到了寝室,她
和另外五个女孩一起共用的房间,然後她发现,美琪在房间里面等她,美琪看
到了她之後,就走了过来深深的吻着她的唇,就像雅萍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
只是她从没看过两个女孩的,那个吻让她感到身体沸腾了起来,然後她就在那
个时候醒了过来。

  醒过来後,她发现自己一只手正在抚摸自己的乳头,虽然天气并不冷,但
是她的乳头却敏感的竖立着,而她的另一只手在下面寝室里的另一个女孩
醒了过来,她说她听到了雅萍的叫声,雅萍只说她做了一个恶梦,但其实那并
不是恶梦那是很棒的从那时起,雅萍就有时会感到身体有一种无
以言喻的空虚,然後她就会将自己的手伸进下体隐私的部位,她不知道自己为
什麽会这样,只知道自己愈来愈常有这种感觉。

  她现在并没有这种感觉,小莉向前倾着,试着不让血滴到身上的制服,她
们身上的制服是一件灰色的裙子,天蓝色的衬衫,还有一件蓝色的背心,背心
并不一定要穿,但是今年的春天格外的冷,尽管小莉尽力了,她的衣服上还是
沾了血,她叫嚷着头晕,然後她们终於到了保健室。

  保健室的护士是一位很可爱的小姐,好像是医学院还在实习的学生,她问
她们说发生什麽事情,当她听到雅萍是肇事者的时候显的很讶异,怎麽可能会
是雅萍,她是那麽好的学生,她心中想着,雅萍一定是无辜的,她稍微处理过
小莉的伤口之後,让雅萍陪着她,然後离开去准备一些东西。

  雅萍和小莉两个人坐在保健室里,雅萍第一次仔细的看着小莉,她突然很
讶异自己以前竟然从没注意过她,她比她高大概十公分,留着一头长到腰部的
直发,雅萍想着,她几乎比学校里所有的女孩都高,为什麽总要站在美琪的背
後呢?

  她的一双眼眸感觉相当的柔和,有一对细长的眉毛,她的脸上很有技巧的
化着淡妆,让她精致的五官更加的诱人,尽管她额头上贴着一快沾着血迹的纱
布,也无法遮掩她美丽的面貌,雅萍一直看着她,直到小莉转过头来看着她,
她们突然四目交接着,然後她们一起移开了目光,沉默了一下,又突然一起开
口说着:

  「对不起,我」

  「你不用道歉,是我」

  她们一起停了下来,看了看彼此,又移开了目光,然後咯咯笑着。

  「真的很对不起,我开门撞到了你。」雅萍说着。

  「没关系,」小莉说着,「你也不是故意的,你甚至不知道我们在不在里
面。」

  「其实我知道,」雅萍说着,「我在外面就听见了你们的声音。」

  「喔。」雅萍突然意识到她这麽说好像是在说她就是故意要撞小莉的。

  「喔,不是的!」她叫了出来,「我并没有想要撞到任何人,我只是想要
这样用力一点开门让自己感觉有气势一点」她的脸红了起来,「
呃对不起?」

  「没关系啦,」小莉说着,微笑着,「是我们不对。」

  她们对彼此笑着,过了一段时间,雅萍才又开了口。

  「嗯,我想说一些事,我希望你不要生气。」

  「当一个人说出会让人生气的事情之前都会这麽说的。」小莉说着,严肃
的看着雅萍。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很想问你你为什麽要和美琪混在一起?我的意
思是,她总是在做那些不守规矩或偷偷摸摸的事情,而且她抽烟後身上那个味
道!每个老师都要我要我去和她谈这件事情!我只是想知道你怎
麽会想待在她身边?」雅萍咬着下嘴唇看着她,小莉看着别的地方耸了耸肩,
过了一段时间後才回答。

  「我想我就是喜欢她,因为她是我的朋友。」

  「喔,我明白了。」雅萍说着,很庆幸她们没有就这样吵了起来,她希望
这个话题可以到这里就中止了。

  「我不知道,好像,她的一些地方让我很喜欢」雅萍想像着她说的一
些地方,感到身体几乎颤抖了起来。

  「什麽意思?」她问着,试着压抑住心中燃起的火焰。

  「怎麽说我可以整天都看着她,你知道吗?她的每个动作,她头发飘
扬的模样,她的笑声我不知道,那感觉好奇怪。」

  小莉看着雅萍的眼睛,她的表情相当的认真,雅萍赶到下体一种空虚感又
开始蔓延着,一种莫名的慾望让她想抚摸自己的身体,想要按摩自己的胸
部还有最私密的部位,就像那晚她醒来一样,雅萍努力的想压抑自己心中
的欲望,她想听更多小莉所谓『奇怪』的感觉。

  「小莉,当你看着美琪」

  「好了,女孩们!」护士小姐走了进来,打断了她们的对话,然後很熟练
的包紮好小莉的伤口。

  「这样就可以了,小莉,」她说着,「接着一两个礼拜的户外课我都要你
来这里休息,你可别罗哩吧唆的,你很快就会好的,只要你不要再拿头去撞门
就好,」小莉看着护士,然後告诉她她感到有点头晕,「喔,这个啊,你不用
太担心,」护士轻快的说着,「这只是因为刚才撞击的原因,应该很快就会恢
复的,好了,你们可以离开啦。」她们一起走出去,都不经意的避开了对方的
目光,然後护士又在身後叫住了她们。

  「等一下,女孩们,你们这堂课也只剩下十分钟了,我看小莉应该先去换
件上衣,雅萍,你可以帮她啊,」护士眨了眨眼,好像很高兴自己成为她们翘
课的帮凶,「你们午餐前都不用回教室啦,我会帮你们解释的。」她笑了笑,
然後拍了下她们的屁股说她们可以走了,两个女孩看了看彼此,心里都想着刚
才聊到一半的事情,但都没有想到对方也有一样的想法。

  她们往小莉的寝室走去,护士小姐一直看着她们,直到她们消失在走廊尽
头的转角,「天啊,这些女孩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她想着,然後在心里
暗骂着自己,如果让别人发现她的性向的话,她这份工作一定会不保的,但是
她身边的女孩都这麽的年轻美丽,她想着,这些在寄宿学校里的女孩一定都未
经人事,她好希望自己可以带领这些正经历青春期的女孩去享受人生的奥妙。

  「啊,」她想着,「最好是能驾驭这些女孩。」但是她知道这只能幻想而
已,她所能做的,只有偷偷拍拍她们的臀部,或是假装不经意的触碰到它们的
乳房。

  小莉带着雅萍回到了她的寝室,她也同样是五个女孩同住一间房间,其中
一个就是美琪,另外几个也都是『美琪帮』的成员,她们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
说,两人都在想着对方在想什麽,雅萍觉得小莉并没有刻意的加快步伐,这代
表她不讨厌和她在一起,只不过不知道该说些什麽,她自己也有一样的感觉。

  「我想我该走了。」雅萍说着,虽然她并不想走。

  「你不用离开啊,」小莉很快的回答,「我只要换掉这件背心,不会太久
的,然後我们可以一起在下课的最後几分钟前回到教室。」她脱掉了背心,那
一瞬间,雅萍看到了不经意露出的肚脐,那看起来好柔软、好纤细、让人好想
去触碰,小莉脱掉背心之後,发现自己的衬衫也沾上了血。

  「喔,天啊!我想我连衬衫也得换掉。」

  「喔,这样,」雅萍清声说着,虽然她的心中早已热血澎湃,「我先到外
面去一下。」她站了起来。

  「不要,」小莉叫了出来,有点不必要的大声,她避开了目光然後小声的
说着,「我只是换衬衫而已,用不了几秒钟的。」接着她就转过身解开了上衣
的钮扣,让衬衫从肩膀上滑了下来,雅萍无法自己的盯着小莉裸露的背部,她
好想要触碰她。

  雅萍觉得自己好奇怪,她感到心中像是有一股火冒了出来,而且这股火很
显然是因为小莉而产生的,突然间她注意到小莉正从镜子里看着她,然後她将
衬衫落到了地上转过身面对着她,用双手抱住了胸部。

  小莉戴着蓝色的丝质胸罩,比起一般的学生相当的大胆,尽管她用双手环
抱着,但是仍然遮掩不住丰满的胸部,好像在招唤着雅萍,可是雅萍觉得自己
无法动弹,她心中的火焰炙热的让她几乎快瘫痪了,她好像被绑住了一样,她
感到双腿之间异样的潮湿着,一种空虚麻痒的感觉,她动了动双脚想去压抑这
种感觉,但是体内的火焰只是愈烧愈烈。

  小莉只是看着雅萍,但是雅萍发现她似乎也颤抖着,她突然觉得也许小莉
有和她一样的感觉,小莉看着她,慢慢的放下了手,小莉的胸部十分的丰满,
透过那件蓝色的胸罩,雅萍也可以看到她黝黑而竖立的乳头似乎快挣脱出来似
的。

  雅萍感到自己的乳头也硬了起来,而且感觉相当的美妙,她想要按摩自己
的胸部,她相信小莉现在也有和她一样的欲望,她想要站起来朝她走去,突然
小莉张大了眼睛,然後雅萍也听到走廊传来了脚步声和女孩们聊天的声音,当
她一转头门就被打了开来,然後美琪和她的伙伴们走了进来。

  美琪停下了说到一半的话,生气的看着她们,她看着她最讨厌的人在她的
寝室里,而她的朋友半裸着,急忙的捡起衬衫遮住自己。

  「你们」美琪试着找寻最有力的话语,「到底在做什麽?」

  雅萍看了看小莉,然後站了起来看着美琪,她刚才心中燃烧的感觉已经完
全消失了,但是双腿间仍然黏答答的,虽然已经不再有滚烫的感觉了。

  「我陪着小莉回来这里换衣服,因为刚才制服上沾了血。」她用着很有自
信的语调说着,让人完全猜不到她刚才经历的感觉,但是美琪仍然是一附愤怒
的表情,似乎并不认同她的话。

  「护士刚才对我们说,因为她还有一点头晕,所以要我陪她一起过来。」
雅萍暗自庆幸着刚才护士有说过这样的话,她没有什麽说谎的经验,这给了她
一个很好的理由。

  美琪听完之後,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雅萍本来要离开了,但是突然有一种
想报复的感觉。

  「美琪,」她说着,「刚才那堂课怎麽样?」她窃笑着,她想这一定会让
美琪感到不舒服,因为她们光明正大的翘课了,美琪却必须再那里坐上一个小
时。

  「事实上,」美琪冷笑着回答着,「还蛮有趣的。」

  「真的吗?」雅萍挑衅的问着。

  「真的啊,」美琪继续说着,「玉珍婆婆让我们看录影带,是一个催眠表
演的带子。」

  「是吗?」雅萍问着,懊恼着自己的攻击完全没有击中对方。

  「是啊,」美琪看到雅萍失望的模样,不怀好意的笑着,「真的很有趣,
只要拿一个怀表或是什麽的,在一个人的眼前晃啊晃,要他们睡着,然後你就
可以控制他们了,真是太酷了。」

  「什麽?」雅萍不以为然的说着,「你只要拿一个怀表晃啊晃,就可以让
别人睡着,然後控制他们,这样啊。」

  「是真的,」小莉穿好了衣服,在一旁说着,所有人都看向了她,「我父
母去年圣诞节带我去看过催眠秀,那个人在观众里随便的挑了一些人,他不知
道拿出什麽东西要他们专心的看着,接着他们就好像什麽都忘了,他让他们以
为自己是牧场里的动物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她想起了当时的场景咯咯的笑
着,让房间里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你看,」美琪说着,得意洋洋的看着雅萍,「我说是真的吧,你还是赶
快离开这里去扮演你那个人见人爱的好学生吧。」

  所有的女孩都笑出了声,雅萍沉下了脸,她得承认他输了,她第一次想报
复那个女孩就被彻底的反击了,她转过身在所有女孩的嘲笑声中走出了她们的
寝室,不,并不是全部,她有看到小莉很忧虑的看着她。

  雅萍走去午餐,大约十分钟後,那些女孩也过来了,她们故意坐在她的附
近,让她可以听到她们对她的嘲笑,雅萍午餐只吃了一半就受不了的离开了,
离开前,她听到美琪在小莉的耳边说着:

  「小莉,再告诉我一些有关催眠术的事情。」



               第二章

  雅萍快步的往学生餐厅走去,现在是早餐时间,其他的女孩们都慢慢的走
着,抱怨着为什麽要那麽早起床,但是雅萍有一个特别的理由让她比其他人都
早,明天就是她的十七岁生日,她希望那里有信件正在等着她。

  果然如此,她收到好几封各种颜色的信封,上面都要她在生日那天才可以
拆开它,雅萍微笑着,看着信封上的邮票,有叔叔阿姨们从泰国寄来的,她的
父母从香港寄来的,还有同在台湾的亲戚们寄来的。

  送到学校的信件都是按收件人的姓名排好的,雅萍不经意的看到了美琪也
有信件,她的位置刚好在她的旁边,她很惊讶她的信件竟然比她还多,她知道
美琪的父母几乎每天都会给她写信,而且美琪好像在外面有男朋友也常会给她
写信,可是这里有大约十几封信耶,『真是奇怪。』她想着,然後走到了自己
的位置上,等着其他的女孩和老师们过来。

  美琪大概在五分钟後走了进来,身上带着一种特殊的傲气,校长进来後在
台上说话,然後大家坐了下来,美琪坐在雅萍的旁边,整理着收到的信,两个
女孩好像看不到对方一样,然後美琪开始拆开了信件。

  「喔,大家看,」她叫着,「爸爸给了我五千元的支票让我买鞋子,真是
个好爸爸!」雅萍在一旁觉得很吃味,如果她所有的生日礼物有那一半的价值
就足以让她惊喜了,接着美琪又拆了其他的信件,展示着各式各样的礼物,雅
萍终於受不了了。

  「你到底为什麽收到礼物?」

  美琪没有生气,有点轻视的看着她。

  「为什麽,雅萍,」她装着很温柔的语调的说着,「这是爱我的人送给我
的,为什麽,你怎麽庆祝你的生日?解些特别的方程式吗?还是写一篇特别的
作文?」虽然美琪在调侃她,可是雅萍却吃惊的忘了生气。

  「什麽意思?这是你的生日礼物?」

  「不是今天,亲爱的,」美琪说着,仍然用着甜的发腻的温柔语气,「这
些信太早到了,我明天铁定会收到更多的。」

  「你是说明天是你的生日?」雅萍愈来愈讶异。

  「不是,我的生日还有三百六十六天。」美琪觉得自己的回答很幽默,她
期待着大家的笑声,但是并没有,只看到一个跳级就读的十四岁女孩偷偷的笑
着,她看着她。

  「依洁,告诉我,有什麽好笑的?」

  依洁低下了头,然後一旁的女孩说着,「我记得每二十三个人就会发生这
种事情。」

  「发生什麽事情?」美琪问着,声音急躁了起来,「你们到底在说些
什麽?」

  「她们是说,」雅萍说着,「你和我是同一天生日。」



  随後美琪收到了周末禁足的通知,校长不喜欢有人在早餐时大声喧哗,特
别是对着学校里最好的学生,原本她收到父亲的钱高兴的很,但是当第一堂课
看到了雅萍的时候,她的心情又差了起来。

  雅萍想现在美琪无论做什麽她也不会讶异,她只要当作没看到她就好了,
她对着身边的人微笑着,想装做没有事情,但是她心里却烦杂的很,她从来没
有被一个人讨厌过,当然她和美琪从来没有好过,但她从不觉得美琪真的很讨
厌她,虽然有时候她的话很刺耳。

  雅萍觉得很不安,突然间,她觉得自己好孤独,作为学校里成绩最好的学
生,女排的队长,她似乎很受欢迎,但是她觉得没有人可以让她吐露心事,没
有一个让她足以信任的人,简单说,她没有任何朋友,事实上,每个女孩都很
喜欢找她谈话,但是她想要的是一个能真正让她信任的,让她可以倾诉她最近
那种奇怪感觉的朋友,美琪让她这种孤单的感觉不断的涌现起来。

  现在是玉珍老师的课,她又准备了电视和录影机,女孩们都很高兴可以度
过轻松的一节课,雅萍却想起自己上次错过的带子而懊恼起来。

  「同学们,又来到礼拜四了。」玉珍老师的声音很小、很轻,她是一个很
娇小的女人,一头卷发和她常穿的羊毛衫让她看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岁,她那
件毛衣真的是老气到不行,又带着那副金框眼镜,看起来像老鼠和猫头鹰的合
体。

  而且她有着很严重的近视,没有眼镜就像瞎了一样,即使是带着眼镜,她
走路时也总是小心的弯着腰,那副模样实在很难让人相信她只有二十八岁,但
是无论如何,她是个很好的老师,不只是在她中国文学的范畴上,她也总是会
给学生很多善意的建议,而且很为学生着想,她认为如果学生一周来的表现很
不错,那麽在每个礼拜的最後一堂就应该给大家轻松一点。

  「这个月初的时候,我让你们看了一场催眠秀的前半段。」台下开始鼓噪
了起来,好几个女孩窃窃私语着,雅萍觉得很懊恼,她没有看过这个录影带,
不知道这些女孩到底在期待什麽。

  「现在我们来看接下来的部份,我倒回了五分钟让你们大家回忆一下上次
已经播到了哪里。」玉珍老师站到了旁边,微笑着,让她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雅萍突然觉得,在那件糟透了的毛衣和眼镜下的玉珍老师其实也是很可爱的,
只要她可以多笑一点,大家都会发现的。

  雅萍也发现美琪对这堂课出奇的感兴趣,最近她常在图书馆理看到美琪,
这对以往的她根本是不可能的,雅萍偷偷的注意着她,发现她看的是关於催眠
术的书,雅萍曾经觉得很可笑,但她现在发现美琪的表情不只是好奇,而是几
乎带着侵略性的。

  玉珍老师开始播放带子,根据同学的反应,那应该非常有趣,可是雅萍一
点也不感兴趣,她只是一直注意着美琪,她到底对什麽这麽感兴趣,美琪完全
没有笑,她一直盯着萤幕的某个角落,好像在寻找着什麽、或是谁。

  雅萍也转过头看着萤幕,这时镜头正扫过了观众,突然间雅萍认出了一个
人,浑身颤抖了起来,小莉坐在看起来像是她父母的人的中间,没有其他人注
意到她,因为镜头只在带着观众的时候扫过了几秒钟,但是她确实在那里,而
且她坐的很挺,和平常懒散的样子不太一样,而且好像紧闭着双眼,镜头立刻
又回到了舞台,上面有很多自愿者,看起来都像小莉刚才的样子一样。

  催眠师命令舞台上的人站起来,这时镜头换到了另一个角度,可以在角落
看到观众,雅萍讶异的看到其中有一个人好像试着要站起来,雅萍不是非常确
定,但是那个人好像就是小莉,接着催眠师要舞台上的人坐下,舞台上的人随
即坐了下来,而那个好像小莉的人也一样。

  然後催眠师对观众说着他等一下要让这些自愿者做些什麽表演,雅萍转过
头看了看美琪,她坐在她的位置上,脸上带着有点邪气的笑容,好像她已经找
到了她所期待的东西一样。

  接下来的影片雅萍看的很模糊,她一直想着美琪为什麽会有那种表情?那
个观众席中的人真的是小莉吗?她被催眠了吗?她可以再被催眠吗?突然雅萍
又感到身体颤动了一下,她希望能成为催眠她的那个人。



  雅萍一整个上午都过的恍恍惚惚的,她可以确定美琪一定是认为小莉在那
场催眠秀中被催眠了,小莉不是有说过她的父母带她去看催眠秀吗?也是这样
美琪才会去看催眠的书的,但是她到底想做什麽?

  当雅萍在吃午餐的时候,她身边很多人,但是她没有和任何人说话,她一
直在想着她该采取什麽行动,第一件事,她想再看一次那个带子,她并不是想
去确认那个人是不是小莉,或是她有没有站起来,甚至是她有没有被催眠,看
完带子什麽也不能确定,但是美琪似乎从带子里确认了什麽,她想找出它。

  下午,雅萍计画好去打排球,她换上了短裤和衣服,来到了练习室,女排
是这个学校的女孩们唯一热衷的运动,这是个以升学为主的学校,大部分的学
生都没有什麽运动天份,除了因为校长要求,大家都学了柔道用以自保,雅萍
在柔道方面的表现更是优异,因为她从小就学了一点基本的武术。

  雅萍看着她的队友们,都是和她一样年轻、很结实而可爱的女孩,她们的
上衣都因为被汗水浸湿而显得有点透明,穿着很短的紧身裤,雅萍心中突然扬
起一种很奇特的感觉,第一次,她怀疑自己也许是个同性恋。

  在练习的时候,因为扑救一颗球,雅萍和队友撞在一起,她的队友的手刚
好压着她的臀部,雅萍感到浑身一阵颤抖。

  因为下起了雨,练习草草的结束了,雅萍一个人待着,她觉得好空虚,她
了解那种感觉,就算她不是同性恋,她也确实对女人有着性慾,那和同性
恋不是一样?她觉得自己比以前更孤单了,她看过一些女同性恋的书,但是她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那样,她终於了解了自己这些日子来怪异的感觉,可是
没有人可以帮助她。

  她想要去找小莉然後怎麽样?告诉她?亲她?抚摸她?如果运气好的
话,她不会告诉别人的,不行!她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她不要告诉任何人,即
使是她的父母和亲戚也一样,反正她们什麽也不能帮她,雅萍觉得眼眶湿润了
起来,无法自己的啜泣着,她感到彻底的无助与旁徨,突然从外面传来了敲门
的声音。

  「雅萍,是你吗?」玉珍老师细细的声音传了进来,「你没事吧?」

  雅萍站了起来,赶紧擦乾了泪水,走过去开门,玉珍老师站在她的面前,
还是穿着那件羊毛衫。

  「雅萍,怎麽了?发生了什麽事情?」

  雅萍试着要微笑,但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啜泣的告诉她是因为练
习中止了,玉珍老师微笑着,伸出手温柔的搭着她的肩膀。

  「雅萍,我不认为你会因为少了一次的练习哭的这麽伤心,告诉我,到底
发生了什麽事情?」玉珍老师等着她的回答,但雅萍一直没有说话,「我知道
你离家很远,你的生日又要到了,我也知道美琪对你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我
有发现你在课堂上一直显得不太专心」玉珍老师继续说着,但雅萍并没有
听进去,她脑海里不断翻转着:美琪、催眠术、录影带!如果美琪是知道了催
眠小莉的方法,那麽她一样也可以!

  这麽一来,她就可以没有风险的问小莉对她有什麽感觉,影片中的催眠师
是不是说了什麽?但是那个人真的是小莉吗?她又怎麽催眠她?

  雅萍擦乾了眼泪,这次她真的止住了泪水,她看着玉珍老师的微笑,也对
她微笑着,玉珍老师知道她已经恢复了,但是她还不打算让她走。

  「雅萍,你可以来我的房间,我们好好聊一聊。」雅萍笑了笑表示同意。

  「跟我过来,我相信一切都会更好的。」



  雅萍看着老师的房间,那里并不大,有一张双人床,一个办公桌和两张椅
子,一些储藏柜和一个衣橱,墙壁上贴着一些电影海报和照片,让这个房间显
得很家庭化,地上和桌上都有着学生的考卷,床上有着没摺好的衣服,桌上也
有还留着饮料残渣的咖啡杯。

  「这里很乱,真不好意思,」玉珍老师道歉着,「只有有其他人要来我才
会想整理。」她清出了两个座位,然後和雅萍一起坐了下来,「现在,可以告
诉我你真正的烦恼吗?」

  「没什麽,」雅萍说着,「我想我是太想家了,就这样。」这虽然不是事
实,但雅萍想这也是让她如此伤心的原因之一,玉珍老师点点头,然後安慰般
的握起她的手。

  「一个人离家这麽久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在这种特别的日子,这好像只会
提起你的思念,」她停了一下,「我说怎麽样,要不要和我喝点酒?晚餐前你
没有什麽重要的事情吧?」

  雅萍很讶异,玉珍老师本来就偶尔会邀请学生到她的房里,但是含酒精的
饮料在学校里是被禁止的,就和抽烟一样,但是雅萍觉得这也不坏,她是应该
要得到点什麽。

  「好的,玉珍老师,如果可以的话。」老师微笑着站了起来,走到储藏柜
拿出了一灌葡萄酒和两个杯子,她打开了酒倒满了杯子,一杯自己拿着,一杯
递给了雅萍。

  「乾杯,」她说着,「祝你找回以前的快乐,雅萍。」

  雅萍微笑着,轻轻的敲了下老师的杯子。

  「谢谢玉珍老师。」她说着。

  「雅萍,别这样,」老师说着,「叫我玉珍就好,如果你认为我是你的朋
友的话。」

  雅萍微笑着,喝了一小口酒,感到很温暖而润口,却紧接着一股刺口的辣
味,雅萍其实不会喝酒,也几乎没喝过酒,所以她想这应该是正常的,她愉快
的又喝了一口,因为这是被禁止的行为,这让她更加的想要挑战,她们就这麽
静静的坐着,直到雅萍决定问她有关於录影带的事情。

  「玉珍老师」她说着,但当她发现玉珍瞪了她一眼随即停了下来,「
对不起玉珍我对今天课堂上看的带子感到很好奇,我上次错过了前半
段,不知道你可不可把录影带借我。」这是个很合理的理由,而且一点也不会
透露出雅萍想看带子真正的原因,但是玉珍却好奇的看着她,好像知道雅萍在
企图着什麽。

  「好啊,」她终於回答着,「如果你想看的话当然可以可是我想你要
在这里看,休息室那边又没有录影机,」雅萍竟然没有想过她怎麽去看这卷带
子,她想要一个人看,但是她哪有办法一个人弄到电视和录影机,玉珍用着疑
问的眼神看着她。

  「告诉我,雅萍,你为什麽想要看这卷带子。」

  「那个,」她拚命的想要说一些合情合理的理由,「我看到那些人做了那
些动作,很好奇他们是怎麽被催眠的。」这应该还可以,但是玉珍仍然用着很
怀疑的眼神看着她,『也许她知道我真正的目的!』雅萍突然这麽想着,然後
玉珍又开口说着:

  「如果你想更了解催眠术,」她说着,「最好的方法是亲自去体验它,」
雅萍奇怪的看着玉珍,这是什麽意思?然後她继续说着,「如果你想要了解催
眠复杂的技巧的话,你应该要自己尝试看看。」

  雅萍感到很讶异,玉珍老师的意思是说她懂得催眠吗?玉珍看着她疑惑的
表情,站了起来,将酒瓶收了起来,然後看着雅萍的眼睛说着:

  「我当然不是要你出去随便催眠别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我催眠你,然後
告诉你我是怎麽办到的,让你从自己的体验中去学习。」

  雅萍讶异的说不出话,她甚至还不相信催眠!舞台上的人也许全是在演戏
也说不定啊,但是那个很像小莉的人也和台上的人一样被催眠了,所以说这不
会是骗人的,但是雅萍又有了其他的忧虑,为什麽玉珍要教她催眠术?也许她
有其他的隐藏的目的,该怎麽做呢?

  「好的,」她考虑了一段时间後说着,「请你催眠我来教我催眠,玉
珍。」

  「太好了,雅萍。」玉珍的表情整个亮了起来,看来她真的很想要催眠雅
萍,雅萍又犹豫了起来,但是当玉珍冷静了下来,露出了温和的微笑,雅萍感
到她的担心又烟消云散了。

  「什麽时候?」雅萍问着,希望有几个礼拜的时间可以再考虑一下。

  「就现在吧,你应该没有什麽事情吧?我也刚好没有工作。」

  雅萍咬了咬嘴唇,事情发展的太快了,但现在她已经无法脱身了,而且她
也很希望自己能这样学会催眠。

  「好啊,」她说着,「来吧。」



               第三章

  「我会拿着一个东西在你面前要你看着。」玉珍老师的声音很冷静,一点
都不像平常有点神经质的感觉,她继续说着:

  「当你专心的看着它的时候,我会对你说话,如果顺利的话,我就会引导
你进入催眠状态,你会记得所有的事情,当我叫醒你之後,你会记得所有的过
程。」

  玉珍将椅子移到雅萍的面前,她现在仍然觉得自己怎麽会那麽快就被说服
了,老师关上了窗帘,然後关上了所有的灯,只留着一盏台灯,她甚至还锁上
了门,房间里很温暖,但雅萍却有点发着抖,她不知道接着会发生什麽事,她
问玉珍她对催眠的经历。

  「我第一次读到催眠,是大学时在一本小说看到的,」她回答着,「我对
书中的描写相当的好奇,然後我开始研究催眠,我看了很多书,然後找了一个
人让我试验。」她说着,眼睛看向了远方。

  「那个人是谁?」雅萍问着。

  「喔没什麽,只是个朋友。」玉珍似乎有点脸红,雅萍也没有再追问
下去。

  「总之,当我看了很多书,找了很多人催眠之後,我已经可以很熟练的引
导一个人进入催眠状态,就是现在我要教你的方法。」她说完,然後转身走进
了浴室,雅萍听到她脱衣服的声音,『她到底要干嘛?』雅萍在心中想着,然
後玉珍终於走了出来,回到了雅萍对面坐着。

  她的那件羊毛衫和金框眼镜都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低胸的无袖宽松
睡衣,一件皮制的迷你裙,而且她还化了妆,这个转变太异常了,雅萍面前是
一个豪放而诱人的女人,和平常那个畏缩的、只会穿着老气毛衣的老师完全不
同,鲜红的口红和她脸上的粉底让她看起来像是瓷器般的无瑕,雅萍讶异的看
着她,正想问她为什麽要扮成这个样子,但是她就说话了,她的声音很平顺、
缓慢、低沉而且有一种和以前不同的邪恶。

  「当一个人要催眠某人,她必须要完全吸引到她的注意,你必须要一出场
就完全吸引住她的目光,让你自己就像她潜意识想像中的催眠师一样。」雅萍
从来没想过催眠师该是什麽样子,这种说法让她觉得很可笑,但是如果非要她
现在想像出催眠师的模样,也许不会和玉珍老师现在的模样相去太远。

  「你要让她注意到你,而且只有你,所以你必须关掉灯光,避免镜子或是
音乐,任何会吸引注意的东西,最好让房间温暖一点,这可以让身体更加的平
静而放松。」雅萍记得当她一进来,就觉得这个房间特别温暖,她也注意到房
间里没有任何镜子或是音响,这对於一个女人来说是很奇怪的,又一次,雅萍
感到玉珍老师也许是早就有企图的,然後她又继续说着:

  「可以的话,被催眠的人也要穿的尽量轻松一点,让自己可以好好放松,
最好不要在激烈运动刚结束後,被催眠的人最好认识你,而且信任你,最好的
状况是,她平常就必须听从你,就像是员工和老板一样,你要让被催眠的人好
好坐着看着你要她注意的东西,要让催眠成功,你要去引导她,而不是强迫她
做什麽,你要引领她的潜意识醒来,让她的心灵沉静下去,你无法强迫任何人
进入催眠状态,你只能让她相信她屈服在你的意志下,这是很容易的,只要当
她的心智有一点馍糊的时候。」

  雅萍想着她的运动服应该算是很轻松的了,但是她却宁愿自己穿的更拘束
一点,事情正在发生着,玉珍老师穿成这个模样对她谈论着催眠,这让她感到
害怕,虽然她尽量不表现出来,她想着玉珍老师说的话:员工和老板?那不是
就像学生和老师一样?雅萍觉得自己愈来愈不想当被催眠的对象,但是当她想
开口说些什麽的时候,玉珍老师又继续说着:

  「当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的时候,你就可以开始了。」玉珍老师挪了挪身
体,更靠近了雅萍一点,书桌上唯一的灯光和她们有一个角度,并没有照到雅
萍的眼睛,但是当玉珍老师解开了她的项链,她发现各式各样的光芒直射入她
的双眼,玉珍将项链放在雅萍的面前,比眼睛高一点的地方,然後继续对她的
诱导。

  「看着这个宝石,雅萍,专心的凝视着它。」雅萍看到玉珍的项链是一条
金色的链子带着红宝石,宝石只有两、三公分大,却将折射出的光芒垄罩了雅
萍的所有视线,因为宝石的角度有点高,雅萍觉得往上凝视着宝石很辛苦。

  「就是这样,雅萍,凝视着这个宝石,只要专心的看着它,凝听着我的声
音,感到自己完全的放松,我的声音让你感到很平静。」雅萍一点也不觉得平
静,但是她让自己看起来很放松,然後玉珍又继续说着:

  「当你感到自己凝视着宝石,你会更专心的看着它,觉得自己陷了进去,
感觉它成长着,占据了你所有的视线试着睁着双眼,不要眨眼试着忘
掉眼皮想要闭起来的重量只要看着宝石并且听着我的声音听着我的声
音,让你觉得很平静、很放松你喜欢我的声音听着我的声音让你感觉
很好,而凝视着宝石让你觉得愈来愈困难感到你的眼皮愈来愈重这个
宝石占据了你所有的视线慢慢的闭起眼睛」雅萍眨了眨眼,然後闭上
了双眼。

  「很好,雅萍,你做的非常好,你开始屈服了我的声音,你只能听到我的
声音,听着我的声音让你觉得非常的棒,服从我的声音要你做的事情让你觉得
很舒服,服从我的声音让你觉得温暖而满足,只要听着我的声音听着我的
声音」玉珍停了下来,然後收起了项链,她舔了下嘴唇,然後用手抚摸着
自己的乳头,这让她觉得很兴奋,但她必须更专心一点,她要将雅萍带入更深
的催眠。

  「很好,雅萍,你觉得自己好像飘浮在云里,不断的陷入温暖的空气中,
听着我的声音,带你进入更深更深的放松,你会感到愈来愈温暖,你觉得所有
的烦恼都远去了,所有的悲伤都消失了,听着我的声音,仔细的听着我的每一
句话,放松你自己的心灵,你会服从我的声音的每一个指示,你了解吗?」

  「了解。」雅萍用着单调的声音说着,玉珍从不会对这种感觉感到厌烦,
当她得到她们、占有她们、控制她们,她按摩着自己的乳头,发出了轻轻的呻
吟,很快就会有人帮她,但是她要让雅萍进入更深的催眠,让雅萍完全受她的
控制。

  「你进入了很深的催眠状态,雅萍,你只能做我告诉你的事情,你只能服
从我的指示,你感到自己搭乘着电梯,电梯正在下降,当电梯下降,你也会感
到自己进入了更深的催眠,更深的被我控制着,更深更深的被催眠着,你可以
看到电梯显示的数字三十二十九二十八」

  「二十七二十六」雅萍继续数着。

  「当你数着数字,你会放心的将自己交给我,你发现你愈来愈无法思考,
只能服从我的声音。」

  「二十一二十」

  「你会毫无疑问的做我要你做的事情,毫不犹豫的服从我的命令,只有我
可以这样命令你,你只会服从我的指示,当其他人想要催眠你的时候,你会拒
绝并且离开。」

  「十五十四」

  「你会发现自己愈来愈难数下去,你发现所有的知觉都慢慢消失了,发现
自己在一个温暖而黑暗的地方,在那里你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我的声音。」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雅萍的声音愈来愈低,玉珍看着她新的猎物,感到一如往常的兴奋,她有点讶
异雅萍竟然能一直数到一,平常都会更早就没有声音的,但她相信雅萍也已经
准备好了。

  「你是我的,雅萍,当你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你会明白我是你的主人,
当你听到我,而且只有我说『想看我的项链吗?』,你才会进入催眠状态,如
果我拿着项链放在你面前,你会凝视着项链,并且慢慢的进入催眠状态,你不
会有任何被催眠的记忆,当我问你问题的时候,你会完全诚实的回答我,你了
解我的指示吗?」

  「是的,主人。」玉珍感到自己几乎要高潮了,自从她两年到这个学校後
她已经催眠了十几个女孩了,但是她最想催眠的就是雅萍,这个女孩是这样不
可置信的美丽,特别是穿着运动服和短裤,坐在那里被催眠的模样,她一直没
有机会催眠她,真没想到她会来到她的房间并主动提起催眠的事情,现在到晚
餐前玉珍都可以好好的享有她。

  「雅萍,你曾经和女人做爱吗?」

  「没有,主人。」这是意料中的答案,女子学校中很容易出现同性恋,但
是雅萍绝不像其中的一个。

  「雅萍,你曾经和男人做爱吗?」

  「没有,主人。」这个答案就令她有点讶异,像雅萍这样美丽的女孩,竟
然还没有任何男人上过她。

  「雅萍,你永远不会想要和男人做爱,或着用性的角度去看男人,只有女
人可以引起你的性慾,你只想和她们做爱,但是你会阻止自己,你知道自己是
同性恋,但你不想表现出来,也不想告诉任何人,即使你知道另一个是同性恋
的女孩也喜欢你,你只能和我做爱,你将会一直想着和我做爱,但是你只能在
合适的时候来找我,就是说你不可以三更半夜跑来找我,还有,如果你到我的
房间後,看到我和另一个女孩一起,你会立刻进入催眠状态等待我的指示,你
都了解吗?」

  「是的,主人。」

  「你会完全服从吗?」

  「是的,主人。」

  「张开你的眼睛,但是继续留在催眠状态,当你听到我说『是时候该回去
了』,你会穿上衣服然後离开这里,去做你本来要做的事,当你离开这里你才
会离开催眠状态,每走一步你都会清醒一点,当你走了三十步後就会完全的清
醒过来。」雅萍坐在那里,张着双眼但完全没有表情,这个模样让玉珍感到相
当的兴奋。

  「雅萍,」她有点喘着气,「当我说『开始』之後,你会站起来跟我走到
床边,然後你会开始跳舞并慢慢的脱去衣服,当你跳舞的时候,我会抚摸你并
亲吻你,你会回应我的每个动作,我的触碰会让你感到不可思议的快感,当我
说『结束』的时候,你才可以停止这一切,你了解吗?」

  「是的,主人。」

  「开始。」

  雅萍和玉珍一起站了起来,然後走到了床边,玉珍坐到了床上看着雅萍,
她在那里站了一下,似乎困扰着该怎麽跳舞,然後她开始抚摸着自己的双腿,
在那件极短的运动裤下,雅萍的大腿原本就已经暴露在外。

  雅萍回想着她曾经看过里面有脱衣舞的电影,当然她从来没有做过,但她
想她应该知道该怎麽做,她扭动着屁股,然後弯下了腰,让自己的屁股对着玉
珍,玉珍几乎快压抑不住了,她脱掉了上衣和裙子,隔着胸罩抚摸着自己的乳
房,雅萍慢慢的拉下了裤子,露出了棉质的内裤,那是一件白色的内裤,上面
有红色和粉红色的心型图案,是她的堂哥圣诞节给她的礼物。

  「快一点!」玉珍呻吟着。

  雅萍转过身来,往玉珍走去,然後将她推倒在床上,这和她刚才给她的命
令好像不太一样,可是玉珍已经顾不得了,雅萍压在她的身上,然後将上衣脱
了下来,她的胸罩和内裤是一套的,但对她而言似乎有点小。

  玉珍再也等不及了,她坐起身来将头埋进雅萍的乳沟,将手伸到雅萍的身
後急忙的想解开她胸罩的扣子,当她解开了她的胸罩後,她发现雅萍也解开了
她的胸罩,玉珍看到雅萍粉红色鲜嫩的乳尖,情不自禁的吸吮起来,她的舌头
很明显的感受到雅萍的乳尖兴奋的竖立着,然後她也坐起身来,让雅萍吸吮她
的乳头。

  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雅萍吸吮舔弄着她的乳头,然後她将手伸进雅萍
的内裤里,很快的,雅萍也将手伸进了她黑色的丁字裤中。

  当玉珍用手伸进她的阴穴,逗弄着她的阴核,雅萍也同样这麽做着,玉珍
的动作愈来愈快,没有多久,她感到一股电流窜过了身体,她拱起了背,将雅
萍的头重重的压向自己,雅萍让她得到了高潮,她尖叫了出来,享受着一波波
袭来的高潮,她停下了手部的动作,却发现雅萍继续抽插着她的阴道。

  「结束。」玉珍喊着,然後雅萍才好像有些不情愿的慢慢停了下来。

  玉珍命令雅萍不需要有任何动作,然後她让雅萍闭上眼睛躺到了床上,她
的身体还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着,玉珍微笑着,脱下雅萍已经湿透的内裤,然
後推开了她的双腿,将脸埋进她肿胀的阴唇。

  雅萍拱起了背,抽搐着身体,玉珍熟练的口技和手指的挑逗很快的就让她
不行了,她的生命中第一次尝到这种感觉,她感到体内的慾火似乎已经吞噬了
她,她的每一处神经末梢都夹杂着痛苦和愉悦,她感到她高潮了,玉珍满足的
看着高潮中的雅萍,从没有人给过她这种感觉,没有人过她这种感觉,也再
不会有其他人给她这种感觉。

  玉珍抱着雅萍,温柔的吻着她,雅萍也吻着玉珍,用双手拥着她,玉珍命
令她的学生抱着她并抚摸她的头发,她喜欢在性交结束後享受这种感觉,雅萍
照做着,这种感觉让玉珍感到非常的舒服而放松,没多久後她就沉沉的睡了过
去,雅萍发觉她已经睡着了,停下了手,在心里想着: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她竟然会认为她催眠了我变成她的奴隶?现在该怎
麽办?」



               第四章

  雅萍不知道玉珍老师的催眠到底是怎麽回事,她只知道老师现在相信自己
已经完全被她控制着,其实是因为雅萍从来没看过任何催眠表演,她的潜意识
完全不了解催眠这回事。

  玉珍老师都会先给班上的女孩看催眠秀的带子,然後当她要催眠她们的时
候,女孩们对催眠先入为主的观念会让她们更容易被掌控,雅萍既没看到催眠
诱导的过程,连後面的表演也没认真在看,所以完全没有被催眠。

  虽然她还是服从了玉珍老师的命令,一开始她是觉得好玩,但是当听到玉
珍老师跟她说她『不会』记得任何被催眠的经过,她开始觉得她必须配合她才
可以保护自己,她明白老师根本就没有想要她催眠,只是想催眠她,所以她
尽可能的装做自己已经被催眠了,诚实的回答她的话,但这也让她第一次尝到
了人生中美妙的体验。

  玉珍老师用舌头伸进她最私密的部位,那种天堂般的感受完全超出了
雅萍的想像,她好希望能再来一次,不对,她现在应该要先想想怎麽从玉珍老
师这里逃出去才行,她不能让老师发现她刚才只是装的。

  她看了看房间,看到桌上放着刚才玉珍老师催眠她用的红宝石,她还记得
老师刚才催眠她的每个过程,突然她有了一个想法,玉珍老师对催眠很熟悉,
而她现在正在床上睡着,或许她可以催眠她的老师。

  这是风险很大的选择,但是雅萍总不能一直假装自己是她的奴隶,她想不
到更好的方法了,老师现在睡的这麽舒服,醒来後一定还是很放松的,她一定
不会对她有所提防的。

  但是雅萍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这麽做,而且这个计画也不知道能
不能成功,其实她要做的,应该是赶快离开这个房间,然後去找校长报告这个
老师做了什麽,告诉校长她被玉珍老师强暴了,可是她不这麽做,也许是因为
刚才的酒精作祟吧,她不要结束这一切,她还想跟玉珍老师做爱。

  她想要知道刚才老师是怎麽给她那麽舒服的感觉的,她也很想知道自己是
不是真的可以催眠别人,如果可以的话她可以怎麽样?小莉女排的队
友美琪雅萍不知道自己怎麽会想到美琪,如果她真的有机会催眠美琪
的话,她一定会会让她改掉那种糟透了的个性,『是啊,』雅萍在心
中想着,『这就是我想催眠美琪的原因。』

  雅萍调整了桌上台灯的角度,让她可以照到玉珍的脸上,然後她拿了项链
回到了床上,玉珍老师仍然安详的睡着,她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因为化妆的
关系,脸蛋看起来就像个玩偶一样,她盖着一件薄毯,薄毯下的她当然还是全
裸的,就像雅萍一样,雅萍试着不去想这些事,她要专心一点。

  她做了一次深呼吸,跨坐到了玉珍的身上,她两只脚跪在她的胸部两侧,
压住她身上的薄毯,这样她就不能动了,虽然她的双手还是自由的,雅萍也想
过把她的双手也制住,但是如果玉珍老师醒来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可能会
惊慌起来,让催眠更不可能成功吧。

  雅萍再一次确认周遭的环境,都像她被催眠时一样的完美,现在要做的就
是叫醒玉珍老师,希望自己可以催眠她,雅萍先用右手拿着项链,让那颗红宝
石停留在玉珍的额头上方几公分处,然後用左手轻轻的搓揉着老师的耳朵,这
是她以前学的,这样可以慢慢而且平静的叫醒一个人,因为耳朵受到的刺激会
让人被唤醒,但同时这样的动作又会分泌一种脑内啡让心情平静,她一边搓揉
着她的耳朵,一边缓慢而温柔的念着:

  「看着这个宝石,玉珍,看着这个宝石。」

  玉珍慢慢的醒了过来,她觉得自己做了个奇怪的梦:她催眠了学校里最漂
亮的女孩雅萍,然後和她做爱,这个女孩显然没有任何的性经验,这让她得到
了更棒的高潮,然後她睡了过去,但现在她竟然看着自己的宝石,听着一种好
熟悉的声音,她觉得好像不应该这样,她想要清醒过来,但她随即发现自己已
经完全的被宝石所吸引了。

  「就是这样,玉珍,看着这个宝石,」雅萍继续说着,「专心的凝视着这
个宝石,这个宝石美丽而闪耀着,吸引了你所有的注意,你唯一能做的只有凝
视着它,但是你发现凝视着宝石愈来愈困难,你的眼皮好重、好困,你完全无
法抗拒,你知道这个宝石,它可以催眠人们,而它现在正在催眠你,你知道你
无法抗拒,你知道每个看着这个宝石的人都会被控制,你再也无法继续张开双
眼了,闭上眼睛,让我的声音催眠你。」

  玉珍眨了几下眼,然後闭上了眼睛,她内心深处有一种想抗拒的念头,但
是完全的被催眠所屈服了,她知道她的宝石的力量,而且她真的困了,她感觉
她的意识愈来愈模糊,当她听着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她不应该不应该
会这样的但很快这种想法也消失了。

  「你知道这个宝石可以用来催眠人们,玉珍,你知道拿着宝石的人可以控
制你。」玉珍用过宝石去控制好多的女孩,所以是的,她必须服从,雅萍
想着她应该要让玉珍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

  「你觉得温暖而满足,听着我的声音,玉珍,当你听着我的声音,你会发
现自己更深更深的被控制着,你感到自己正在一台电梯里,而电梯正在下降,
电梯愈降,你就会感到自己陷的更深,每当电梯向下一层,你就会更放心的把
自己交给我,我要你念出电梯的楼层,每往下一层,你就会更完全的服从我,
三十二十九二十八」

  「二十七」被催眠的老师继续念着,「二十六二十五」她再
也无法思考了,她的心灵已经完全被宝石和雅萍的声音所俘虏了,她仅存的一
丝抗拒的念头,随着每个数字愈来愈微弱。

  「十九十八十十」老师再没有办法数下去了,『应
该可以了吧?』雅萍想着。

  「听着我的声音,你认得我的声音,你知道是谁在控制你,告诉我,谁在
控制你,玉珍?」

  「你控制我。」老师说着,雅萍感到一阵颤抖,『怪不得她想催眠我,这
个感觉太棒了!』雅萍在心中想着,她放下了宝石,情不自禁的用手按摩着自
己的胸部,『不行!』她又想着,『我要专心!』

  「是的,玉珍,我控制你,告诉我,我是谁?」

  「雅萍。」雅萍又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她控制了她的老师!

  「没错,玉珍,雅萍控制着你,当你听到雅萍说『玉珍老师该上课了』,
你就会回到催眠状态,平常你会完全清醒着,但是当你听到她说什麽就会立刻
回到催眠状态?」

  「玉珍老师该上课了。」老师说着。

  『天啊,』雅萍想着,『我快不行了!』她感到大腿中央分泌出了淫水,
体内又好像快烧了起来,她好想马上就看到小莉!还有美琪当然只是要让
她改掉她的个性,但现在她得先处理好玉珍老师的事情。

  「当你在我身边的时候,你会发现我愈来愈吸引你,当我们不在这个房间
的时候,你会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情感,但是当我们一回到这个房间,你就一刻
也忍不住了,你会想尽办法勾引我、和我做爱、表现你所有取悦女人的方法,
然後你也会希望我对你这麽做,」雅萍感到浑身因为兴奋的颤抖着,「你了解
吗?」

  「了解。」老师的声音也为为发颤着。

  「最後,玉珍,你将会完全忘记被催眠的记忆,你也不会记得你试着催眠
我的事情,但是你会继续服从我刚才给你的命令,而且你会觉得那是完全正常
的,事实上,你也不会记得我们曾做过爱,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做了个和我一
起的春梦,你喜欢这个梦,你会发现自己愈来愈渴望和我做爱,当你听到我说
『我该走了』,你就会开始从一数到三十,每数一个数字你就会更清醒一点,
当你数三十就会完全清醒过来,完全忘记被催眠的事情,但是会服从我之前给
你的命令,你了解吗?」雅萍感到她全身 上一篇:[我爱我的美腿老师*]* [完]_校园情色_ 下一篇:[长鞭小英雄][完]_校园情色_